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校園深入報導/教育局電子報第131期

校園深入報導
用勇敢走出生命的一片天 ~ 一群為臺灣而教的越南姊妹
瀏覽數:1799
大坑國小 卓馨怡 2019-02-15
用LINE傳送

勇敢不是不害怕、不掉淚,而是面對脆弱真實的自己,還能毅然決然迎向它。一群來自越南的姊妹,身為108新課綱的教支人員,正努力為臺灣而學、而教。

假日時的東安國小仍有人上學呢!她們利用假日時光,學習如何寫硬筆書法。她們都喜歡中文,更是108年新課綱的「新住民語文教學支援人員」。她們的人生故事不一定完美,但卻勇於開創一片生命的藍天。

一定要學技術一定會成功的

「我是認真的女孩子,我不是亂來,我想當好媳婦、老婆,但沒有把我當人看。」來到臺灣十幾年,現在已經獨當一面,開了一間個人美髮工作室的范美秀,想起剛嫁到臺灣的種種,往事並非如煙,只是斑斑淚痕、層層壓陳。


原來套上戒指只是個開始,嫁到夫家後她才發現,他們「排越」。她想學什麼、做什麼都不行,即使她想學國語,學了可以教小孩,家人也不答應。沒有人告訴她原因,她只知道「買你回來是生孩子的工具」。不幸福的婚姻終究不能相守,這也讓她深刻感受「沒有一技之長很痛苦」。對美髮有興趣,她決定去學美髮自力更生,又被百般刁難。老闆每天矯正她的發音,不希望被客人發現她是外籍的,不願意教她美髮技術,只交代她一直洗頭,她只能趁夜裡店裡關門後到營業前的時間偷偷苦練,白天連店裡建教合作的學生都會欺負她,只好每日以淚洗面。但她跟自己說「要加油」、「一定會成功的」。因為有了技術就不怕被裁員,把別人的頭髮弄得美美的,心裡喜悅。現在的她努力學中文成為老師,更讓她生活不再悲觀,切切實實活在當下。

時間會證明一切,我一定會把孩子帶好

去年獲得「新住民楷模獎」的范喬茗,來臺21年。自從先生過世後就一個人撫養兩個孩子長大。她當過通譯人員、在外勞仲介處為移工服務、曾在學校當越南文化交流講師、華語教師、教學志工,諸多的經歷與身分皆訴說她不吝付出所能幫助別人。憶起過往,有好幾年的時間她身兼三份工,早上4點起床送報,8點工廠上班,晚上餐廳洗碗或至別家工廠上班,只為撫養孩子長大。她就像每個遠嫁異鄉女子所企盼的,除了傳宗接代,「我們也想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天未從人願,在婚姻中她始終不被認同是個真正的媳婦,也得不到夫家的協助。


「因為他們這樣對待,我才知道自己的能力。」如今她開了一家鵝肉店,大女兒是模特兒,小女兒回越南讀大學,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她不忘將越南的傳統之美和文化教給孩子,家中更以越語溝通。而她自己工作之餘也自學中文,通過1-3級測驗,讓被鄙視的曾經,用時間證明了「她也行」。一切辛苦的打拼,追求幸福的堅毅心性,只因她相信「不要怕別人瞧不起,每個人有不同的能力。」


讓臺灣人用另一個眼光看到我們的好

「我很喜歡中文,在越南我就買中文書學」。目前還在唸大學的丁鈺玲,來到臺灣後從國小、國中、高中開始讀,一路唸到大學。她想多學點中文是因為不想被認為越南新娘就是低學歷,其實她在來臺之前已唸完高中。現在的她更在學校當華語補救教學老師,每周六、日晚上,還有越南語的遠距教學。而硬筆書法班結束後,她還得趕著回家,因為她還免費幫兩個在校參加補救教學的學生額外加強中文和指導功課。「我想要看到他的努力,趕快跟上。」


初到臺灣的前三個月,面對婚姻與移民雙重角色的適應與文化挑戰,讓她常在夜半時分躲在廁所哭泣,但是抱著「來到新環境從零開始努力」的信念和切深的體驗,她想「讓臺灣人會有另一個眼光看我們」。當初鈺玲的父親並不希望女兒嫁得這麼遠,但她的母親卻認為異國聯姻會更幸福。如今她的孩子已經讀國小六年級,在孩子的眼裡,媽媽很溫柔,孩子也因為媽媽愛上了越南美食。13年的不斷苦學和努力,她的淚水已成展顏歡笑的珍珠閃耀著。

盡其所能,將現在做到最好

阮氏梅英和大部分的越南新住民不太一樣,她的先生因為被派駐越南工作,兩人進而認識、戀愛、結婚。在還沒有結婚之前,她已在上海唸完漢語國際教育獲得碩士學位,是個在思想和生活上都很獨立自主的女性。由於先生工作上的關係,她先一個人到臺灣生活,她覺得「找工作、擁有事業是個重要的課題」。於是,她去駕訓班學開車,利用衛星導航找到面試點,曾在桃機當過資訊專員。雖然她的中文流利,但是面對拼音和電腦輸入法的不同仍得慢慢練習。「心裡很急,我又不是十八歲開始,但還是要慢慢的,畢竟我只有一個人。」當時家人和社會的支持很薄弱,她得一個人處理所有的問題。


她的母親是位老師,所以「教書是愛好、是夢想」,能成為一位華語補救教學教師是令她歡喜的。尤其學硬筆書法可以讓字變美,讓她更有能力教導這些中越聯姻下的孩子學會中文。相較於其的新住民,她擁有更多能力和條件去追求喜好的事物,但目前的她選擇「盡我所能,做到最好」。


不分國籍,大家一起好

「任何我想要做的都做得成。」聲音爽朗、說話充滿了手勢,對人熱情的劉美蕙眼中閃耀著自信。從小個性獨立,有自己的想法,在越南工作時又常接觸外國人和異國文化,所以「如果在臺工作,不能展現自己,會馬上離開」。她自己當老闆做生意,每天很快樂的工作,對於國人常認為的外籍新娘嫁來臺灣就是「淘金」很不以為然,「我一毛錢都沒有拿耶!」。她憑自己的本事白手起家,臺、越都有事業,經濟上並不需要靠他人資助,


當初來臺工作時,她曾經為了省錢,白飯配醬油吃了一年多,原本打算存一筆錢,回越南做生意,誰知道姻緣卻在此生了根。能力強、事業版圖大的她身兼數職,幾年前的越南排華暴動,她可是率先跳出來幫助臺灣人。「能幫忙就幫忙,不分國籍,大家一起好。」雖然日常生活很忙碌,但對於中文的學習,尤其是參加硬筆書法班,她一定排出時間來練習。喜歡中文和寫書法,她不但樂在學習,更始終堅持實踐自我夢想與信念。


把家鄉的語言文化傳承給下一代的阮紅蓉

為了存錢考大學、幫助家裡的經濟,阮紅蓉來到臺灣工作。在越南時因為喜歡中文所以學中文,甚至會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但來到臺灣後,她鎮日埋首於工作努力加班,反倒只熟悉工作上的專業用詞。結婚後去市場,迷路不知怎麼回家。於是她開始積極學中文,一個星期有四個晚上去國小上課,從孩子三歲時,她就帶著孩子去讀書,一直到她唸大學孩子才無法跟著去。為了上課,她願意上夜班、犧牲全勤獎金。轉眼間孩子已經六年級,現在還可以說著媽媽家鄉的話,這是紅蓉心裡很大的安慰,「我希望我愛的人可以跟我說越南話」。


一路走來,她的婚姻裡當時有著太多脆弱的時刻可以掉淚,靠著夫妻彼此不斷的溝通、體諒,她才能堅持做她想做的事。她喜歡教書,在國中的社團教越語,如果經濟上許可,她希望可以一直教下去。所以當她知道有硬筆書法課可以上時,她很歡喜,無形中也影響了兒子對國字的書寫。


第一線文化大使,下一站希望

早期的新住民嫁到臺灣往往是透過婚姻仲介或工作,國人對新住民的刻板印象、不友善態度和眼光也影響到他們的夫妻關係和生活上的適應。硬筆書法班老師朱秀珍表示,新住民來臺大都歷經艱辛,教了她們之後,她才瞭解這群姊妹們其實很重視孩子的教育、尊敬老師,重視身教甚於言教。當政府政策開始重視新住民語言時,由於她們幫助自己學得更多、甚至上大學,這些都逐漸提高社會對她們的正向觀感。


108國教新課綱將東南亞七國的新住民語文列入語文學習領域,作為國小必選與國中選修課程之一,朱老師義務且無償指導這群有心向學的姊妹們,她認為硬筆書法是基本功,日後她們寫板書需要瞭解筆順、筆法、筆意及如何教導孩子把字寫得漂亮。她們是站在第一線引發學生學習新住民語言興趣,促進多元文化意涵的大使。
  

沒有臺灣就沒有今日的我

尋夢,不容猶豫。不論當初如何到臺灣,她們就像五月天所唱的〈勇敢〉:
「不知影 誰在安排 命運好歹 一人攏一款

有時陣 想欲放棄 想欲怨嘆 想欲流目屎

等一天 黑暗過去 苦盡甘來 人生滋味才了解」

對這群姊妹來說,如果沒有那些無數個曾經苦楚的當下,也就沒有現在的自己。「沒有臺灣,就沒有今日的我。」這群姊妹對臺灣懷有著複雜曲折的心境,她們選擇留下,努力愛臺灣,為臺灣而教,內心裡堅定的聲音與力量,讓她們見著黑暗中透露的一絲光,勇敢向前。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