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校園深入報導/教育局電子報第127期

校園深入報導
夢寐以球-全國冠軍、前進法國的石門國中橄欖球隊
瀏覽數:244
林森國小 張祖翎 2018-09-28
用LINE傳送

英式橄欖球Rugby,是奧運正式競賽項目之一;在台灣,它常常被誤會成是美式足球,但其實,Rugby更加安全,而且在西方國家廣受歡迎。

Knock-on 拍前


    2016年的夏季奧運,英式橄欖球成為奧運正式比賽項目。


    在台灣,說起橄欖球往往想到的是頭戴塑料頭盔,身穿大護肩、護膝及護臀的美式足球。像是電影衝鋒陷陣、攻其不備及鐵男總動員等,演繹的都是美式足球英式橄欖球Rugby則是只需穿著軟式護肩與護頭,在場上隨時可以踢球,達陣後球必須觸地才算得分的運動項目。比起美式足球,英式橄欖球不允許危險性的碰撞、飛撲;且原則上,未持球的雙方禁止相互有動作,不允許「開路」,因此更加安全;平時在訓練時,如何「倒地」也是重點技巧。



    今年三月,桃園市龍潭區石門國中橄欖球隊參加第七十二屆十五人制全國橄欖球錦標賽,一路過關斬將,勇奪冠軍,取得赴法參與「
U16橄欖球世界邀請賽」的門票。

    石門國中橄欖球隊已成立三十餘年,雖然經常受限於場地及經費,但每年橄欖球校隊盛事的全國橄欖球錦標賽,他們只要有選手、有經費,就必定會參加,教練洪建銘表示:「打進四強的時候我已經很開心了,平時的訓練他們在比賽時都有正常發揮。」


    更有甚者,由於石門國中位處偏鄉,學校也不大,橄欖球隊員人數不足,因此大部分將比賽主力放在七人、十人制賽事上,今年為了這項十五人制錦標賽,9年級球員人數不足,由78年級生一同上場,才湊足十五名隊員。

    面對其他由大都會出線的橄欖球隊,清一色9年級球員,石門國中的壓力不可謂不大。尤其冠軍戰對上的台北市南門國中,是全國錦標賽常勝軍,更是上屆冠軍。



    決賽打至尾聲,兩校同分平手,因此進行了罰踢。

    每校五名球員上場攻踢球門,石門國中第一位攻踢球員是隊長戴慶豫,他在壓力下踢偏了球,當場便留下懊悔的苦澀淚水,還好緊接上場的四位選手都穩穩得分,最後石門國中以四比三的罰踢成績贏過南門國中,獲得全台第一的殊榮。


Scrum爭球


    洪建銘教練是石門國中第十五屆畢業生。


    石門國中橄欖球代表隊成立於民國七十三年九月,當時的指導老師是姜先旺老師。事實上,石門國中的橄欖球隊就是由姜先旺老師創立,也是桃園首支國中橄欖球校隊。民國七十七年,第四屆石門國中橄欖球隊拿下全國橄欖球錦標賽冠軍;從此後,石門國中便一直將橄欖球隊傳承下來。


    也許是當時在橄欖球隊中打下了團結及凝聚的基礎,畢業校友陸續返校服務。現任石門國中總務主任魯光榮於民國九十三年九月接續已退休的姜先旺老師組織球隊,而現任教練洪建銘則自民國九十七年投入第一線培訓工作至今。


  106學年度起,石門國中設立體育班,招收以豫方面表現優異的學生,以西式划船及英式橄欖球為主要教授項目,從此之後,橄欖球隊的訓練又更加專業完善了。




Tackle擒抱


    一般來說,教師的上班時間是從750或者800開始,但每天上午620720,是石門國中橄欖球隊的體能訓練時間。雖然建銘教練在校時以戰術訓練為主要指導項目,但他卻相當堅持,且認同這項體能訓練。


    「橄欖球隊也招收有興趣的普通班學生,這些學生要找到共同練習時間不容易,而且每日晨起鍛鍊對身體是很好的。」建銘教練笑了笑,接著又說:「放學後,五點到六點,我們會繼續做隊形戰術上的練習。」


    這樣做,不累嗎?筆者將心中的疑惑問出口,建銘教練點點頭。

    累,但是帶球隊,要帶心。

    累,但是建銘教練不只關心每一個球員的比賽表現,更關心他們的未來發展。

 

    有些球隊裡的孩子家裡相對弱勢,容易被帶入歧途;建銘教練用球隊的各種訓練收住孩子的心,也經常上門拜訪,了解孩子的家庭情形。以一個現行教育體制中的國中體育老師而言,他做的太多、太多了。

    老師的心意,孩子們也是接收得實實的。筆者在中秋節前夕的周五下午拜訪石門國中,跟著球隊一起到水利署北區資源局外的大草坪進行練習,孩子們看著教練,眼中敬服、口到身到;依年級分成兩大組在不同的區塊進行練習,每個球員都很認真、快樂,井然有序。


    馬拉松重視心肺耐力,美式足球著重瞬間爆發力,而英式橄欖球由於比賽時間長達80分鐘,必須邊跑邊踢球、傳球,且有擒抱、倒地等動作,因此心肺耐力、肌耐力和瞬間爆發力都相當重要。


    7年級剛進球隊的時候,建銘教練會先訓練他們打帶式橄欖球。這種玩法在腰上綁帶子,拿走對手腰上的帶子就算擒抱,其餘的如傳球必須向後等等都與英式橄欖球無異。這麼做是為了避免孩子尚未學會技巧便開始碰撞,一樣可以訓練手眼協調,並指導規則,安全性卻高上很多。

 

    升上8年級,孩子陸陸續續在球隊中擔任不同角色,英式橄欖球隊一般也是區分為前鋒和後衛,但每個隊員的任務和專精項目都不同,是更為精細的運動。

    筆者造訪當日,89年級生與一些漢英高中的學長們正在進行防守與倒地技巧的練習,十來個大男生不斷逼近圍圈組成人牆,建銘教練笑說默契和情誼就是這樣練來的,否則一群大男生整天湊在一起,有什麼好玩。


ruck逼攻爭球


    今年七月,石門國中遠征巴黎。

    說起此事,也是頗費一番曲折。石門國中在奪冠後就接到了法國的邀請函,但出國比賽金額龐大,遠非石門國中橄欖球隊所能負擔,為此校長楊士煌發起小額捐款,募得20餘萬;四月,鄭文燦市長到石門國中頒獎,將政府補助提高至90萬,再加上民間企業采盟免稅店MIT微笑標章、台灣希望之芽及東森主播王淑麗等等的協助,到法國打比賽的夢想終於得以成行。


    帶著各界滿滿的祝福,選手們上了飛機。說到這裡建銘教練又笑了,他說有些孩子是第一次出國,上了飛機,有疑問是舉手,而最常問的問題,不是想吃什麼,而是:「教練,可以去上廁所嗎?」



    法國的
橄欖球賽事是十六歲組七人制,在這個賽制上,石門國中面臨一個頗為嚴峻的考驗,那就是台灣學制的分齡問題。

    這場比賽是場國際盛事,來自印度、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法國等不同國家的隊伍齊聚一堂,切磋球藝。歐美選手身材高大,體力勝過台灣隊伍一截,而且球員們都已滿十六,而台灣的國中生,到了七月,也不過十五歲。在青少年時期,這種年齡上的差距尤其明顯,但石門國中仍然努力的挺進到了前八強。


    在八強賽中,石門國中對上法國的在地隊伍,輸了比賽。

    筆者訪問當時出國比賽的成員,他傻笑了一陣,反覆說著很緊張、很緊張,最後帶點驕傲的說:「教練教的我都有記得,努力做到。」

    筆者問他在國外得分的心情,孩子卻只記得差一點就能得分的那一刻,在他心目中,必是十分惋惜的吧。


    在法國經過了八天洗禮,拓展眼界,帶著滿滿的收穫及心得,孩子們回到台灣,回到了日常練習。


Try觸地得分

 

    對建銘教練來說,帶球隊這麼多年來,他最感遺憾,也最期望能改變的不是校內沒有練習場地的窘境,也不是練習時間總在他的上班時間之外,而是桃園沒有專門的高中可以留住他培育出來的孩子。

 

    當這些孩子帶著全國賽的優異成績畢業,他們往往會去建中、去長榮中學,當然,這對學校的升學率、招生,是很好的;以孩子的發展來說,也是一條光明璀璨之道。

 

  「但不是每個孩子都有這個背景可以走這條路。」

 

  對弱勢家庭的子弟來說,自己的家鄉若能有培訓高中,是更好的選擇。

 

  除此之外,這個夢想裡面也包含了建銘教練的愛鄉情懷。

自己也是建中畢業的建銘教練最終選擇回到桃園,但不少他帶出來的孩子則根留台北;每次全國聯賽,他就不禁希望這些石門國中畢業的優秀選手站出來時,代表的是桃園而非台北。

 

    「希望能有一所公立高中成立橄欖球隊,就算不是一流高中,也能將人才留住,繼續培育。」

 

    建銘教練告訴筆者,今年,漢英高中成立橄欖球隊,雖然是私立高中,但起碼石門的孩子多了一個選擇。

 

    「斬斷孩子的社會複製,培養他們好的習慣和態度。」比起贏得下一場全國賽,這是建銘教練更想做的事。

 

《感謝石門國中洪建銘老師接受採訪及提供資料》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