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校園深入報導/教育局電子報第126期

校園深入報導
愛與學習,翻轉孩子的人生
瀏覽數:689
大坑國小 卓馨怡 2018-09-04
用LINE傳送

引用大數據來看會考評比,目前他們尚未達理想階段。但是,孩子的人生路才剛開始,所有的學習正在打底。不放棄,激發潛能,教育正在滋養、改變他們!

兩個孩子下課經過校長室,一看到校長便熱情的和她打招呼。傅美琴校長笑著說:這兩個孩子是參加全國科展得獎的學生喔!


介壽國中這次以「織布知道」為研究主題,代表桃園市參加第58屆全國科展奪得生活科技與應用組第二名。在一所全校187個學生,原住民占了九成,是一般人普遍認為的「偏鄉」地區,能獲得這樣的成績不太容易。


用愛和方法把學生找回來

天寬地闊的視野、青綠山脈綿延環抱,是介中學子獨享的風景地貌。在這兒學習,孩子的胸襟不太一樣,事情看得開懷些,也不會那麼的在乎與計較。但遇到103學年度普遴選到復興區擔任校長的傅美琴來說,學生求學的態度太過樂觀和隨興,甚至少了「法紀」般便莫名的未到校,這可不是讓老師會感到喜悅的事。尤其,隔代教養比例高、遇到農忙時節缺人手,孩子的輟學率和缺席率影響了學習表現。她說,以前曾有校長開著車滿山遍野去找學生回來上課,但是復興區這麼大,她大概沒辦法這麼做,所以「我讓學生自己進來,不想滿山去追找學生。」於是,老師們設計有趣的課程,吸引學生來上學。


奠基於歷任校長的努力,介中陸續成立了泰雅文化班、森巴鼓隊、輕艇隊、射箭隊讓學生有多元展能的機會,除此之外,身為全市唯一的原住民重點國中,如何讓課程與時俱進並結合泰雅文化特色?


重重疊疊、鬱鬱蒼蒼,山區裡到處都有桂竹的身影,取材方便,在老師們的集思廣益下決定用「桂竹」當課程主軸,重點是來自大自然的慷慨贈予一切「免費」。部落住家周遭隨處可見竹籬笆、竹屋,還有各式的竹藝品…,竹子和泰雅的食衣住行育樂密不可分。於是,一系列的「竹夢泰雅」,含括生態、人文、藝術、創意美學四大面向,結合生活經驗,透過各種實作,串起了「竹的故事與美的傳說」。桂竹課程讓學生對自己的文化產生興趣,找到學習的樂趣,104教育部「教學卓越金質獎」更肯定了師生的努力。


學習,來自生活經驗與體悟

學習貴在有感。學生終日與竹為鄰,校園裡百分之九十的漢族老師,再怎麼有經驗也沒有他們熟悉竹的特性。戶外踏查採竹筍時,學生教老師只要腳踹一下,筍子就倒了,再從筍的尾端順勢旋繞幾下,不用十秒,一根筍子如金蟬脫殼般已剝好。「看,我們要教你們。」校長生動的描述著學生的俐落身手。當學生反成為老師,這對學生可是帶來極大的榮譽與自信。


當桂竹課程發展了一段時日後不免遇到教材內容產生侷限,於是,老師們轉而擴深至泰雅文化的傳承,透過民族文化與正式學科的融合讓課程更豐富,學生更喜愛來上課。依循祖先所留下的智慧,設計出了兩週一次的文化課,不同年級有不同的學習內容:七年級-農耕文化、八年級-編織文化,男女分習織布、竹編或籐編、九年級-狩獵課程,此時老師要和族語老師或耆老一起協同教學,隔週再由老師將泰雅文化與學科結合,深化學生的學習。


以農耕課而言,「火燒墾」除了還原老祖先當時如何篳路藍縷的開墾,也為了可以迅速取得一片乾淨的農地、消除蚊蟲、灰燼也可做肥料。此時理化老師在教酸鹼值時便會分別以燒了草、竹子、木頭的灰燼做檢測,物質偏什麼屬性?土質需不需要做酸鹼中和?狩獵課時做陷阱,可能要削竹箭、竹枝、打繩圈,則要考量粗細、高度、大小、獵道、彈力和掩蔽物……,才能抓到動物。把生活情境和學科教育結合,帶著學生做中學,他們對知識有感,才會瞭解知識不是紙上談兵,原來是可以活用於生活,生活的更有智慧。


依山傍海靠智慧素養由下而上積累

108課綱將能力更豐富深化為素養,但也不乏有學院派的學者用已定義好的素養,來框架認知、情意、技能。校長表示,以她從原住民的向度來看學生的學習是技能、知能和文化能的展現。在山上,學生可能先看到實體的生物、已經驗過歷程,如:做弓箭、設陷阱、秋夜戴頭燈去抓飛鼠……,先從父祖口耳相傳,直到回到學校,老師才教他生物屬性或學理上的原理知識。


學生還跟她說,「母鹿不能射,不然以後沒有鹿好吃。」竹編製成的魚筌,後面是一個洞,魚筌只會捕捉大魚,對於小魚則網開一面。「我們的獵人不是只會獵獵物,他是有生物和大自然生態保育的觀念」。和大地共存共榮,這是自古流傳的自然倫理,正是一種「文化能」,一種「素養」。


她還提到「GAGA」,是泰雅的文化核心,某種程度似全人教育的概念,不管是什麼素養都含在教育裡。對屬於南島語系和生活環境和漢人有所差別的原住民,如何要求去共用一套符合主流的標準?只要師長懷有相同的教育理念,教材、教學有彈性不拘泥,「萬流歸宗,這樣才會走長遠。」素養是由基層所培養積累,在真實的生活情境中,發展出可以使用的能力。


這也得歸於介中的老師很年輕,願意嘗試。原本課程是由一個team的發想,進而各科老師自主加入,再加上專業社群的課程研發與編輯教材,且在實施的過程中,深具不同專業的老師來自周遭部落的協力,「一堆課程發酵的效應」,「整個復興區都知道我們在傳承泰雅文化」,釀造出彼此的尊重和善意。此刻,學校可以做的就是提升學生能力,「提升學力是一個全面的東西,包括老師有沒有準備好。」這彷彿是一幅桂竹筍奮力竄出土的寫照,師生都在努力迎上,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教育
使人成為他自己

今年參加科展的兩位學生鄧融和姜睿權,就是從生活經驗中發現問題,將好奇轉為學科探究的例子。許瀚文老師和林佳莉老師因為協同指導八年級的女學生織布,而這兩位學生發現,明明按照步驟織,怎麼還是織錯?鄧融說,傳統的教授方式是老師怎麼說就怎麼織,容易失傳,他們找出織布的規律,利用電腦一格一格去排色,而經改良後的排列,可以織出想要的圖形,如閃電和波浪。「找到泰雅的特色,應用改良」,連耆老也很驚豔有這樣的圖形。


睿權表示,從找資料、詢問耆老、利用課餘時間研究他都懷有很大的興趣,最大的收穫從動機、目的、找主題都是知識與學習,評審還建議他們,規則可以再有更多變化。林老師說:織布很複雜,繞線的顏色、位置,幾條綁在一起或分上下層,什麼時候要換顏色…。「學生收穫就是懂得思考」、「邏輯推理要很強」。


「課程教學是學校的命脈」,校本課程更可以依學校特性做設計。如果太過抽象與邏輯的課程讓學生坐不住,那麼就從操作入手,如果有的學生操作的有板有眼,卻不太會表達,老師則要結構性提問,盡量引導他說出為什麼。校長以黑貓白貓作比喻,不論用什麼方法,只要學生學會。她強調以前著重菁英教育,現在則側重扶助弱勢,「抓出學生學習的頻率」,受益的是學生。


校長不諱言,復興山區天地遼闊,可以「讀天讀地」,但是看山是山,看海是海,得要有衝撞,歷經反芻思索,才會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一定要有些文化刺激,要有些哲思體悟。」他們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老師要加上文化底蘊,學生才有前進的方向。學生是幼苗,雖然不知未來會成為什麼樣子,「教育除了要有愛心還要有方法」,在這個成長的階段要給學生「陽光、空氣、水」。


學校是文化中心,引進資源讓更多可能發生

城鄉有差距,但校長深知「學校本身就是文化中心」學生「願意留在學校,就會變得很多可能。」今年學生獲得「第四屆原住民語單詞競賽」國中組全國第一名,校方除了致力族語保存與發展,也引進許多資源進駐。採訪這一天,「暑期兒童魔鬼夏令營」正進行著,這群國小剛畢業的孩子及七年級學生可以在五周、每天七小時的英語學習中,打好根基。學生如果沒有先備經驗,26個字母不認識,到國中端老師得花更多心力從頭開始。校長很贊同”Teach less learn more.”讓學生多體驗學習,或寫、或畫、或說…。即使步緩,也要試著不斷拉近與城市學生學習的距離。接下來要連接城鄉的是智慧教室的建置,科技融入教學,而老師的培訓和專業也要到位,因為「如果不給他能力,他可能到任何一階段都中輟。」


面臨升學的會考,別的學校可能都在標榜幾A,介中是減C大作戰,今年的數理成績B級人數有明顯提升,這表示學習由在地出發,老師從旁指導,教學有「溫度」,學生的基礎能力提升,日後更有能力銜接其他課程。

連結至部落自信學
,創造人生新可能

校長指著原本讓學生種植小米的地方還有一旁引流水源的竹水管,這些都是泰雅的生活文化之一。校園除了復育、保存,維持人與作物和土地的友好關係外,他們也正嘗試「用學生的眼睛去記錄他們的部落」。暑假期間有個族語老師正帶著幾位學生進行家鄉的田野調查。一直以來,有關復興區的介紹與描述幾乎都來自官方的資料,用一種上對下的觀點在記錄原住民。究竟,這一代的孩子怎麼看待自己的家鄉呢?校長眼神裡燃燒著對課程夢想的好奇與期盼。


老師已先把復興區已述及的史地資料教授學生,接下來讓學生分頭訪問、拍照,紀錄部落裡的所見所聞,開學後再口述發表,一起拼湊出屬於新一代原住民眼裡的家鄉。當學生有機會親自細細走過,才會深刻,才可能去看見部落的光。


在學生離開「山」以前,介中傳遞的是愛與學習,讓學生有自信學、有基礎的知能並認同文化。出去後,且帶著這份豐厚的滋養,為自己創造新可能。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