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局電子報第124期

教育隨想
教室一隅--談親師之間的過招
瀏覽數:785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8-05-24
用LINE傳送

公親變事主,處理事情的人變成袒護的「共犯結構」,事件不僅沒有獲得妥善處理,反而愈演愈烈,從孩子間的小磨擦,變成大人間的情緒之爭、面子之爭…


過去自己還是孩子的時候,在學校如果犯了錯,被老師責罰,回家壓根不提,而且還深怕哪個好事的同學、哪個多嘴的損友跑去跟爸爸媽媽打小報告,那可是會被爸媽抓來再次招待「竹筍炒肉絲」一頓。因為爸媽總是認為:會被老師處罰,絕對是你自己做錯事、絕對是你道德有虧、言行有損,老師處罰你是為你好,還有什麼好抱怨的。於是再把家法請出來,讓我達到反省改過的目的。

如今,回過頭來看那段歲月,真是個純真年代,或許是當時民智未開、或許是尊師重道的傳統觀念、或許真的是老師的出發點是為了我好…我們就這樣逆來順受的長大。隨著時代的進步、國民知識水平的提高、維護個人權益意識的覺醒,加上少子化的來臨,每個家庭孩子生得少,每個孩子都是寶,學校裡的氛圍改變了,老師不再是教室裡唯一的真理、父母也不再視老師為「孩子的恩人」,於是親師之間的齟齬、磨擦、衝突就時有所聞了,如果老師們不能覺察到這種改變?還沉緬於過去「天地君親師」高高在上的傳統想法,那真的是會深深受傷、覺得這個世界怎麼會如此世態炎涼、人情削薄?

我這幾年在處理「家長投訴案」時,常常聽到義憤填膺的家長向我鉅細靡遺描述一件孩子在教室裡發生的事情,那細節、那過程,歷歷在目,彷彿這位家長就在旁邊親眼目睹一樣。我心中不免納悶:這件事是真的嗎?家長回家後聽孩子的轉述,時空已不是當時的現場了,加上許多事有前因、有後果、有脈絡;說話時有語境、有聲調、有表情;在處理孩子間的糾紛當下,老師也會審時度勢、衡量當時情形做一個適當的裁奪,這件事應該不會是這位家長所描述的那個樣子

有些家長見我有這樣的思量,馬上直截的反應:「你不相信我講的是不是?」、「要不要到教室裡去和老師對質?」、「要不要去教室裡調查、找其它的同學來詢問?」、甚至更火爆的「我的孩子絕不會說謊」、「我相信我孩子說的」、「你們老師都是官官相護」、「如果你不願處理,我就去請民意代表來處理」、「這件事如果你沒有好好處理,我就到市長信箱投訴、我就到網站去爆料!」…唉呀,公親變事主,處理事情的人變成袒護偏頗的「共犯結構」,事件不僅沒有獲得妥善處理,反而愈演愈烈,從孩子間的小吵小鬧小磨擦,變成大人間的「情緒之爭」、「面子之爭」,這真是一場大家都是輸家的戰爭。

我不是說家長講的不一定是真的,我也不偏袒校內老師每個人一定都是專業、有能力、能公平公正處理各個事情,只是家長陳述的這件事,可能與事實會有所差距,因為大家都沒有在現場、很多事情「表象」和「內在」也存在著明顯的差異,很難當下斷定孰是孰非?

此外,還有一個更嚴肅的關鍵因素,那就是這位家長會找上校長、主任投訴,其實表示他對這件事已經不滿意很久了,不是老師沒有處理、不是親師沒有溝通,而是這件事老師處理的方式、或處理的結果,不能讓家長接受或信服;更或者是這位家長對這位老師平時的各項作為,包括教學方式、輔導管教、偶發事件處理、親師互動等,不滿意已經很久了,現在這個事件只是一個引爆點,所以他才會尋求更上一層來表達他長期受壓抑、心中不滿的情緒。

他帶著情緒、帶著憤怒而來,如果沒有一個拆炸彈高手、沒有一個擁有高度同理心的理情治療師,誰碰到後就會引爆,這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所以,接待投訴的校長、主任的人格特質很重要,除了要有高度的同理心之外,也要有高EQ來面對焦躁不安、滿腔怒火的家長。能安撫他的情緒、能接納他不實的指控、能忍受他犀利又偏激的言詞、還要能有效解決問題;不是緩兵之計、不是飲鴆止渴、不是割地賠款,而是沒有負作用的藥到病除,平和收場。

況且,校內老師們也在看:會不會家長一找上門,校長主任就軟掉了?會不會行政主管在民意代表、上級長官的施壓下,就改變立場了?會不會學校當家的一碰到困難和問題,就犧牲底下辛苦工作的?這不僅考驗著解決問題者的高度智慧,也考驗著校內同仁彼此之間的信任度。

我個人的經驗是:依法行政、秉公處理、以學生最大的福祉為歸依。

這樣說起來容易,但實際做起來時,需要很誠摯的態度、很週延的對話、很敏捷的反應、很圓融的處理方式。曾經有位教育前輩告訴我一個秘訣:「事不關己則圓,事一關己則亂;保持心平氣和的態度,不要對號入座、不要隨對方起舞,就能保持平心看待這件事情。」

這方式接待怒氣沖沖的家長,雖不見得每次都管用,但多少能降低「節外生枝」、「擦槍走火」的意外,也和所有的老師分享:家長怒氣沖沖找上門時,有時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只是很直接的反應,想要發洩心中的不滿情緒。老師或許不必急著為自己的處置方式做辯解,不要想著他就是恐龍家長、就是來踢館的,要接受他表達意見的權力、要接納他帶著情緒的建議,在自己的心中畫下一個停損點,若有小錯則改之、若無大錯則容忍之,畢竟「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有些事早已事過境遷、無法還原當時真正的實景,只有放下、往前看、以學生最大的福祉為指標,讓時間來證明一切了。


最後,我還有一層省思:如果校長主任到了最後關頭才來救火,許多事情已緩不濟急了,親師關係若惡化至此,任何拆彈高手、心理治療師都沒有辦法解決了。所以,教師平時和家長間的互動和耕耘、平時對學生的關心和照顧,要讓家長能夠感受得到,所謂:「會道的一縷藕絲牽大象;盲修者千鈞鐵棒打蒼蠅。」唯有老師的用心、無私無盡的愛和付出,才是解決問題的最大良方。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