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閱讀電子報/教育局電子報第119期

閱讀電子報
從「自我觀點」到「特定觀點」--- 縣市學生學習能力檢測「評論理解」觀念的釐清
瀏覽數:107
龍岡國小 鍾孝昇 2017-12-02
用LINE傳送

縣市學生學習能力檢測「評論理解」是今年國小端第一次出現的題型,而其定義,經過專家修正,也從「自我觀點」調整為「特定觀點」,兩者究竟有何差異.

結束十一月八日在新坡國小,與全市教師分享如何提升學生在縣市能力檢測表現的研習後,總覺得身為一位講師,在當天短短的十幾分鐘內,似未能讓「評論理解」的概念讓與會者充分吸收。其原因除了時間緊迫,無法循序漸進展現此概念的全貌外,另外就是「評論理解」的題型首次出現在國小的學力檢測上,筆者對於此概念,仍有部分有待精進釐清之處。

然這兩天讀到一篇來自母校恩師,政大傳播學院鄭自隆教授的文章---「清朝的劍斬明朝的官」 為《台灣通史序》(註一)抱屈後,我對「評論理解」的概念,竟有如暗室裡發現一盞手電筒,將這個主題照映出了一片更清晰的輪廓,尤其是對於「評論理解」的定義,從「自我觀點」修正為「特定觀點」所持之理由,有了更具說服力的論點。以下為本人綜合相關資料,針對「評論理解」的概念,完整說明如下。

■評論理解的定義演進

教育部為協助各縣市建立標準化的學生學習能力檢測,於民國98年委請國家教育研究院,規劃協助縣市辦理學生學力檢測計畫。而幾個縣市自民國99年起,在國教院的協助下開始辦理。測驗科目經過調整後,目前訂為國語文、數學及英語三科,測驗對象則為國小二、五及國中七、八年級。

其中國語文評量架構分成六個項目,分別為「形音對應、字詞理解、語句理解、文意理解、推論理解、與評論理解」。依據簡明閱讀理論(Simple of View, Hoover & Gough, 1990)所提的解碼與理解兩大成份,「形音對應、字詞理解」屬中文字詞解碼成份,而以「語句理解、文意理解、推論理解、與評論理解」四個項目, 則屬於篇章理解歷程的概念。對比PERLS、PISA等相關的測驗,大致有個共同的論點,即「評論性理解」是所有評量要素中層次最高、需要結合識字與推論能力, 以及個人知識、經驗方能達到的一種能力。

「評論理解」題型是這次縣市能力檢測中,國小端第一次出現的題型,為了釐清「評論理解」的概念,於是我回頭尋找這兩年國中端相關的資料。

首先,依照今年國教院施測結果報告中的定義「評論理解」是指「學生能從特定觀點詮釋文章的內容、寫作手法、情意表達等。」

這一定義,短短一個句子,看似簡單,但「特定觀點」四字,卻似乎又把想要講清楚概念的目的,蓋上一層毛玻璃,讓人霧裡看花,理出不出頭緒。

於是我想既然國中已有幾次「評論理解」出題的前例,想必應有更多說明「評論理解」概念的資料。結果一查,發現「評論理解」的定義,竟是有一番前世今生的發展,才變成如今的模樣。

以去年國教院的測結果報告來看,「評論理解」被定義為「用自己的觀點詮釋文本,對文章論點、寫作手法、情意表達作出評估或表達。」

兩相比較,定義很明顯的改變就發生在以「自我觀點」的角度,轉變成從「特定觀點」來詮釋文章。這兩者有何不同?且為何國教院會將定義做這樣的改變?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寓意著語文教育,面對 12 年國教素養導向的教育目標, 所乘載的更多更深的理由。

■自我觀點與特定觀點的不同

依上文所說,閱讀是一種經過解碼與理解的歷程,而其首要目的,就是要透過閱讀,理解作者所呈現的觀點。身為一位有閱讀能力的讀者,必須透過各種的閱讀技巧,剝絲抽繭,理出潛藏於文字背後的意念,進而以作者觀點得到對文本的理解。但這樣的閱讀,讀者僅從作者觀點理解文章,是一種單向輸入,欠缺讀者的省思、評論與應用。

而作為一位有思辨能力的讀者,在讀了作者的文章後,必須思考作者的觀點,是不是與自己的想法相符?接受或反對的理由為何?這些具有具有合理性的論據, 在透過邏輯性排列後,會形成一個完整、獨立的思考模式,而這正是我們要讓學生透過閱讀,達到的學習目標之一。亦即產生了閱讀過後,得來的「自我觀點」。

然而,閱讀本身是否應該還有從作者、讀者之外,其他不同的思考角度,來看同一個問題?這個角度或許是來自於文章情境中的某一個角色,或是來自於某一種評估角度。這樣的超脫於作者、讀者身分之外的視角,即所謂的「特定觀點」。

特定觀點用一句話來表示就是「設身處地」,把自己設想為文章情境中的某一個角色(或角度),以他的思考方式,回應在那個時空脈絡下,所面臨的問題。


以這樣附身在文章角色的作法,身為一個讀者,我們會許會因為時空情境的不同,產生更多不一樣的思考過程與結果,而這個結果甚至是與我們個人的觀點截然不同。這樣超脫個人經驗、思維的觀點,在這個以自我為圓心,劃出保護自利範圍的時代裡,或能產生許多不同的變化。

以鄭自隆教授的文章為例,他提到主張刪除台灣通史序的人,認為文章中提到「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是漢人侵奪原住民的土地,而稱原住民為「番」,有「有歧視原住民之虞」,也違反原住民教育法精神。

不過這些用現在的觀點與法律,來評論百年前的文章,套句周星馳電影的話,不就是拿明朝的劍,跨越時空要來斬百年後清朝的官?而這正是以「自我觀點」出發時,在思考一個情景、人物皆不同的問題時可能出現的盲點。

於是鄭自隆教授再次反問主張刪除文章者,若活在一百年前,請問其又會如何稱呼原住民?

發現了嗎,鄭自隆教授提出了一個以「特定觀點」的問題,來讓讀者省思在一個特定的情境中,你的回答恐怕與你原來有的價值觀,會有所不同。這並不是「昨是今非」,而是當你「設身處地」,依當時情境脈絡下,所做的反應。

鄭自隆教授認為這些漢人觀點及掠奪原住民的史實,教師在教到這篇文章時可以與學生一起討論,進而反省其意義,藉以培養學生批判能力。

白話一點的說,就是「請你搭乘多啦 A 夢的時光機,回到清朝,然後拿清朝的劍, 斬清朝的官。」

再舉個例子來說,緬甸近來發生了境內羅興亞人被迫害,奔走逃亡,成為海上難民的事件。如果我們讓學生讀了大多數國際上對緬甸政府譴責的文章後,再詢問學生你對學生羅興亞人被迫害有何看法、評論時,自然而然,學生們在心中很容易形成一種趨附於主流媒體的自我觀點。這個自我觀點,是一種被外在強大力量所塑造的偏狹觀點。

然而羅興亞人在緬甸歷史,與佛教徒之間征戰的恩怨情仇,非我等局外人能以三言兩語所能解析,這些錯綜複雜的背景因素,更少被主流媒體被提及。不過,如果我們能請學生化身為一位與羅興亞人有世仇的緬甸佛教徒,或是直接扮演起國家領導人翁山蘇姬時,讓他們來思考如何解決與羅興亞人緊張的關係時,或許這時候的答案,就會有與學生原來不同的看法。而這就是「特定觀點」角度問題,在面對相同問題時,所呈現的多樣面貌。
 
自我觀點,往往受限於個人的知識經驗,不免失之偏頗,教師若能在教學過程中, 不時提出這類特定觀點的問題,讓學生換個位置,換個腦袋,來思考相同的問題, 這樣就不至於會發生以「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這樣欠缺時空思考的決斷。這或許也就是教授們在修正「評論理解」定義時,要從「自我觀點」推演到「特定觀點」的理由吧。

(作者為桃園市國教輔導團國語文領域兼任輔導員)
..................................................
註一:按照該部電影內容所述,鄭自隆教授此篇文章名稱應改為用明朝的劍,展清朝的官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