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校園影像/教育局電子報第113期

校園影像
面對生命的逝去,好好說再見
瀏覽數:370
大坑國小 卓馨怡 2017-04-29
用LINE傳送

人生,總在凝望過幽谷、遇見了黑的色澤,才知道珍惜溫暖和光亮。面對生命的逝去,如何無憾的向死者告別,讓生命找到新生的力量?且讓我們好好說再見。

藉著紙鶴傳達滿心的感懷與思念

    約定好了,今天不哭,但是還是忍不住。

    在淚水笑語中,大坑國小的師生、家長、校友和曾經共事過的好同事,齊聚一堂,這是一場音樂紀念會,為自師專畢業後便奉獻了27年青春歲月與教學生涯的潘梅蘭老師獻上深深的祝福。


    這是她的第一所,也是唯一的一所學校。曾經以為她會一直陪著同事、學生到老,曾經以為她會待在大坑直到退休的那一天,只是每個人寫著自己的生命故事,最後大家走的路不太一樣。


    這一天,距離紀念會開始前還有一個小時,人潮便陸續湧現校園,活動中心裡近三百人的座位幾乎坐滿,操場上、跑道旁停滿了車。場內懸掛著學生親自摺的紙鶴、布置著他們設計的卡片和愛心,素雅潔淨的鮮花與輕聲流洩的音符都傳達了對潘老師衷心的感念與懷念。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曾任大坑國小的萬昭明校長在紀念會上真情流露的分享了他的心情。他引述了紅樓夢裡的話:「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他接著又說:「人的一輩子被肯定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一個人有辦法讓人懷念,讓人愛你,讓一個人想你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一個人能讓那麼多人懷念你、想你,更是難得。」他不禁問道:「人生到底在追求什麼?」他感嘆潘老師的一生短暫,但卻亮麗如顆慧星深深烙印在每個人的心裡。

 
    中山國小鄭友泰校長,這一日也回到了充滿舊日回憶的校園。對他而言,這裡別具意義。大坑是他初任校長時第一回得獨自負起責任治理的學校。想起過往,他得先深呼口氣、平緩情緒才有辦法讓話語接續、克制淚水不掉。哪一位老師會在他要步出校門時跟他說「奉送啟程」?誰會跟他說「校長,你不要太忙、太辛苦,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她(潘老師)就是一個這樣好的人。」對於所經歷的人生風景,他覺得,人生的價值就是當你在的時候,可以跟每個人成為交心的好朋友。


再唱一段 思想起

    「再唱一段 思想起 唱一段思想起 唱一段唐山謠……」,嘹亮的歌聲劃破了現場的肅穆,音色柔和優美的薩克斯風吹奏出了動人心弦的「無言花」。在擅長音樂和被封為大坑「歌后」的潘老師面前,用說的似乎無法盡情抒懷。曾一同在大坑服務過的建德國小劉美娜主任、北門國小林偉民主任和林三星主任,他們都選擇了她最愛的方式向她致意、表達思念。

 

    劉主任談起昔日和潘老師在一起時的生活點滴。她說:「溫暖、甜美的笑容和爽朗的歌聲」、「每次照相時都說好不要站在一起,因為皮膚黑不感光。」而號稱除了是工作夥伴,更結為「酒肉朋友」下班後可一起同歡紓壓的兩位林主任,則是情深義重的當場開了瓶酒,除了飲盡心中的那份悵然與孤獨,也代潘老師啜飲了一口。多想「彼此再喝一場」,多想「等著她病好跟她合奏」,只是「沒想到沒機會了」。


    和她同事多年的陳姿貝老師在潘老師離去後,每當聽到江蕙的歌時,常忍不住的潸然淚下。「曾經以為這些就一直都在。」「只是今天在、明天在、後天也在,我以為她每天都在。」潘老師就像大坑的地標,即使老師和學生來來去去,她始終未曾離開,對於大坑的一切她總能如數家珍。


    這一次,第52屆被潘老師教過的學生也相約回來「道別」。他們的樣貌變了、思想成熟了,但對老師的愛卻仍惦記著。當大家一起獻唱「偶然」,「多少的時光溜走,多少的記憶在心頭?」紅著眼、頻拭淚的陳筱晴小姐,她提到,「有一天在課堂上,我是多麼荒唐的向你舉手發問:潘老師,我沒有媽媽,你可以當我的媽媽嗎?」事隔多年,她仍印象深刻。縱然不能再相聚,卻也是天涯海角不會忘記的「小秘密」。

人生到底在追求什麼
無論如何也要啜飲一口那來不及喝的酒

因你的鼓舞,我可以超越自己

    音樂紀念會不論是對同事、朋友、校友還是在校生,對於逝去不捨的或許不只是潘梅蘭這位老師,而是忘不掉與她在一起時的那份曾經和課堂上老師對學生的諄諄教誨。當紀念會中大家齊唱「師恩深 一生深」、「永遠記得你的愛」和”You raise me up”時,你可以因歌詞而在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是,”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You raise me up,to more than I can be.”老師對於學生的影響:讓他可以站在群山之巔,讓他可以走過狂風暴雨的大海,更讓他超越自己。


    四年級的學生說:「她去做天使了。」「她會一直守護著大坑。」有的則寫下了「全校一起唱歌,我還哭了……,我想再次看到潘老師迷人的微笑,我彷彿聽到了潘老師在對我說話。」也有人記得以前課堂上的風景,「您教我音樂和生活,讓我了解音樂的美麗和生活的方式。」「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愛要及時說出口,更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論以他們的年紀是否真的明白死亡是怎麼一回事,可以確定的是學生經歷了新的思考和面對了不再一樣的世界。


    當天潘老師的家人也到現場,他的先生傳達了潘老師的心願,將成立一個獎助學金鼓勵大坑的學子努力向上。他說「人都有許多的願望,有的人在他還沒走之前就告訴你,有的人在他走了,他就想做,但他不會告訴你。」即使生病時,潘老師仍深切牽掛著大坑的學生,最後卻是藉由這種不再言說的方式,讓大家有機會回到這兒。「大坑就是她的家,永遠都是她的家。」


    大坑國小陳松宜校長說:「我今天做了一項我自己都做不到的約定,不掉眼淚。」會場中不時有人眼眶含淚、有人抿緊了嘴忍著傷悲,更有人悄悄的用掉了一張張的面紙。這麼多的愛包圍著潘老師,大家共度了一個「笑中有淚、淚中帶笑」的紀念會,大家也共同面對一次生命教育的終極課題。

第52屆潘老師所教過的學生仍惦記著她的愛
送給老師的歌,你的鼓舞讓我可以超越自己

紀念會讓生者與死者、生者與生者產生了連結

藉由紀念會和死者好好告別

    每一個有生命的個體,終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只是在校園中該如何引導學生去面對這樣一個不容易談明白的話題:死亡。尤其,身為一個校長,如何去撫慰全校師生、社區鄰里的人去面對一位老師的離去?


    面臨生命中的不可承受之輕,陳校長選擇了不避諱且正式的去談論這樣的結果。「我想為潘老師辦個紀念音樂會。」四月份兩場的紀念音樂會,一場開放校外人士參與,一場是校內師生參加。為何而辦?除了感謝潘老師對學校這麼多年的辛勤付出、有機會讓大家回首和這位「家人」曾經共度的種種美好。重要的是,「人在面對死亡時,那種蒼茫宇宙中,獨我一人之孤獨感才是最為巨大,因此,應該辦理一場集體儀式來『集體療癒』。」


    她提到了當人們面對死亡時對於「未知、震驚、恐懼」的心情,「透過手作物、儀式,將複雜情感導向感恩與懷念。」所以當師生們知道潘老師已經離去,藉由手作送給潘老師的紙鶴、愛心和卡片,學唱送給她的歌,不但獲得精神上的寄託與情緒紓解,更「藉由對死者的是感恩、哀思,讓生者雖在肉身與物質世界上斷了與死者的連結,卻仍能感受到與死者在精神上的連結。」


    「來不及一起喝的酒,一起唱的歌,想對他說的話,想表達的感情」,這些已經停格的時間,因為紀念會大家可以一道同悲喜,不再孤獨一人,更讓「生者與生者也產生了連結」。


    或許你曾愛過潘老師微笑的臉龐,或許你曾記得她待人的善良,或許你會不斷地想起與她的點點滴滴。人生,不總是在凝望過幽谷、遇見了黑的色澤,才知道珍惜溫暖和光亮?一次無憾的向死者告別,生命才能找到「繼續出發,迎接生活」的力量。

   面對生命的逝去,讓我們好好說再見。

潘老師的先生說,大坑永遠都是她的家
面對生命的逝去,讓我們好好說再見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