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校園深入報導/教育處電子報第110期

校園深入報導
人生勵志曲- 從最後一名到跨界奪金鐘的長笛家華姵
瀏覽數:778
大坑國小 卓馨怡 2016-12-23
用LINE傳送

  從小學到國中總是班上的最後一名,但是華姵始終沒有放棄自己。學校生活曾經劃下的傷痛,讓她學會勇敢與堅強,更滋養她擁有顆柔軟的心到偏鄉教孩子。她想告訴孩子,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每週三下午到霞雲國小指導孩子吹長笛

  如果你打了華姵的名字上網搜尋,出來的資訊多半是「長笛百變天后華姵」。她畢業於法國巴黎師範音樂院,是一位精於長笛演奏的古典音樂家,四處演出與登台表演。這樣的一個音樂家與她的初次相遇卻是在復興區的霞雲國小。

 

使命必達的個性,轉眼八年

  因緣於一次上山的表演,受到當時的校長鄧秀蓁的請託,表演完後她答應每週來教孩子吹長笛。不畏路途遙遠、山路蜿蜒,她獨自從臺北開車上山,不知不覺就過了八個年頭。前後歷經了三任校長,見著不少老師的來去。她笑說,在這兒她算是資深了,「我這個人的個性是使命必達。」即使她每天的行程排得緊湊,受訪時也不時有訊息和電話進來,但當初的「承諾」,締結了與孩子的情緣。「有些都畢業了,會回來看我,我都很感動。」

 

  有著豐富教學經驗的她,特別喜歡山上孩子的「純真」,雖然他們比平地的孩子調皮活潑,家庭社經地位不如平地來得高,但這裡的孩子「真實」、學音樂「發心」。在他們的身上,她看到孩子「學音樂的初衷」且「懂得珍惜」,平地的孩子不少背負著父母的期望,反而喪失了對音樂的初心。

 

  剛開始教時,她觀察到這兒的孩子會懷疑「我能學嗎?」「我可以學嗎?」「你會不會教一教就不教?」「會不會嫌棄我?」但她卻也感受到這兒的孩子有骨氣、不能被看輕。尤其,當偏鄉的孩子觸動到她童年心靈深處的那一角時,似曾相識的感受,激起了她想要讓孩子「把自卑化成一個力量」,讓他們懷有自信的想望。只因她曾經在求學時期總是被視為弱勢者,遭受差別待遇和不友善的眼光。


「一個毅力與執念,別人不做我就是要做」

    別人不上山、不願意來教這些孩子,華姵就是要。為什麼呢?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因為「我是最後一名的小孩」。當她想起小時候,哽咽的情緒早已溢滿胸口淚水禁不住的滑落。從小學到國中,她的學業成績始終墊底,考音樂班也是吊著車尾才考上,再加上小時候身材微胖,常成為被排擠與奚落的對象。在她的印象中,有一次家人送她去同學家,她卻不敢進去也不敢跟同學互動,她的母親和阿姨因此拜託同學跟她做朋友、一起陪她玩。「我那時很小,但內心是很痛的。」她也遇過全班都收到老師送的禮物,只有她沒有。此時的她,如果真的要說她和同學有什麼不一樣,大概就只是發展得比較慢,還不知道怎麼面對現實的世界。

 

    一個始終在學校的縫隙裡尋找出路的女孩,還好音樂沒有遺棄她,音樂一直是她生命的光,最終照亮了她人生的道路。「感恩上天給我的天賦」,雖然在起跑點跑得慢,也落榜了兩次才考進國立藝專,然而學習似乎在此時開了竅且有了不凡的表現,但這也是她花了比別人更多的時間練習、苦苦追趕才有的成績。畢業後她更出國去唸書拿到了長笛演奏碩士

 

    即使同學瞧不起她、欺負她,深愛她的父母卻相信「聰明花,開得比較慢」,一路呵護著她成長、不放棄。這樣的經歷,讓她日後在面對弱勢、偏鄉或需要幫助的人時,願意主動付出關懷。「我會做別人比較不會做的事情。」就像別人不願意上山教這些孩子,她願意。

 

    「他們其實是聽我的話的,我懂他們。有些孩子是要被關心、要被擁抱,抱的方式不是一直責罵。他們表現好,我給他一些小東西,我都會覺得很溫暖,彷彿讓我的童年有了另一個……,我的童年不是那麼順遂。」娓娓道來的神情迷離而悲傷,話語中卻又透露著堅毅,偶爾又迸出爽朗的笑聲。這絕對是她很在意,很認真看待的一件事。

 

不斷的忙碌,「我勢必要放下一些東西」

    剛回國時一星期跑20間學校教長笛,她不諱言的說,那時賺很多錢。但是有一天,當她結束一場演奏會之後,突然驚覺自己的音樂技巧和演奏質感不如以往,她緊張到一整個星期不敢再碰長笛。這時,有位長輩適時的提醒她,「你回到臺灣花了多久時間練習?」一語驚醒了夢中人,如同一般的歸國音樂家,一時之間她似乎也迷失在紛雜的世界汲營於工作。

 

    到底要「選擇」成為演奏家還是以教學為重心?「我勢必要放下一些東西。」這一天,她說:「你一定要聽我吹長笛,你就懂了。」這一刻,鄧雨賢大師「四月望雨」的長笛樂聲版,悠揚流轉在暮色靜寂的山巒間。她結合了法國現代技術將四曲目:四季紅、月夜愁、望春風、雨夜花,藉笛聲傳達出臺灣歌謠內蘊深長的豐沛情感,她彷彿用盡全身氣力訴盡這些生命的喜怒哀樂。

 

    放學後的校園一片空盪,一個二年級的孩子原本只是回教室找個忘了帶走的學用品,一聽到長笛的演奏便坐下來凝望不語,直到笛聲歇止才離開。原來這個孩子常聽到華姵老師和學長姐的演奏。問她想學嗎?她說:等到她長大,她也想要學。

面對偏鄉的孩子,她願意付出關懷
講解樂譜,指導孩子吹奏時注意的要點

 「人的夢想很好玩」,「跨界」的新世界與新視界

  如果就這麼安逸滿足於現有的音樂世界,華姵未來的路一定走得順遂,且能想像路將是什麼樣子,但是「人的夢想很好玩」。她一開始的夢想是回國要進國家音樂廳,不過這個目標很快就被達成。後來因緣際會接觸了戲劇,她便開始對表演產生興趣,於是到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從基礎的表演、獨白課開始學,從此開啟她的「跨界人生」之旅。影視節目上常見到她的身影,劇團表演她也擔綱演出,今年她更拿下第51屆廣播金鐘「非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對於一個古典音樂家而言,「金鐘獎是我跨界的肯定。」因為一般的音樂家不太會做這樣的事,即使是她的父母對於她去學戲劇、主持廣播,知曉後也是生氣。父母總是心疼子女平順的路不走,何必把自己弄得那麼辛苦?

 

  有趣的是,她也自我調侃與直白的說:「如果不把自己弄得那麼辛苦,我怎麼拿金鐘獎?」一語道盡所付出的努力與坦率面對自己的人生抉擇。她說,人往往以為要往高處看,她更覺得「人要在制高點往下看,高度決定態度,視野不一樣。」她一直相信「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肯做的人。」所以她感謝過往那一段辛酸苦澀,讓她在成長中不斷堅強,「比別人更多的韌性、耐性、毅力」。如果她不說,你大概不太容易去想像一位長髮披肩、擁有細緻五官的女子,言談間,充塞著一股她想冒險的企圖,一股不服輸的勇氣,「要跨界,水要淨空才有辦法加滿上來。」直至今日,她的內在能量不斷在壯大,能力和表現不斷在蛻變。

 

上天給了每個人一份禮物,那支鑰匙因不同的人而開啟

  「我能夠學音樂成為音樂家,從長笛跨界那麼多,我只有兩個字『感恩』。」有天賦,到最後天賦能夠自由,除了她的耕耘,在求學時曾在她心裡種下一顆希望種子的是吳香蘭老師。當國中時期大家都排擠她的時候,吳老師的一句話,帶給她一股溫暖支持的力量。

 

  華姵記得那是一個午後,她又被同學戲弄,她拿了數學習作到辦公室,老師一看到她就把她的數學習作放在旁邊。「華姵你不是要問我數學的吧?同學是不是又欺負你了?」還記得當時場景的她描述著,她的眼淚早已不聽使喚的劈哩啪啦往下掉。這時老師跟她說:「華姵你放心,你未來會很棒,因為你很善良。」一個感覺自己快被遺棄的孩子,在這兒感受到了愛與希望。等到後來她長大懂事些,她明白「上天其實給每一個人一個禮物,只是說那個鑰匙,它是在不同的人身上打開它。那個點,我的禮物就是音樂。」

 

  還好曾有人在她沮喪失落時鼓勵了她,也幸好音樂一直陪伴著她。如今身為老師的她,在面對學生時,會期許自己與其他同時也在第一線的老師都多點耐心,不要只從專業的角度去看待他們,要從生活上多去欣賞學生。如果他們表現不好,可能「只是比較晚懂事」。她覺得老師除了教給學生專業的知識也需要在各方面做進修,「給他(學生)魚吃不如教他去釣魚。」其實從小,她就是一個渴望能被大家看見的孩子,長大了,她更是把握任何可以努力的機會往前衝。這一切都源於「像我這樣的孩子,只是希望別人對我多點認同。」

 

  「她很願意來教我們,從老師的身上學到教別人的耐心,一點一滴的教。」「遇到困難跟老師求救啊!」「我喜歡音樂,音樂給人一種感動,感動別人的心也感動自己的心。」霞雲的孩子快樂自在的吹著長笛,他們感受到老師對他們的好,也享受音樂帶給生命的渲染力。雖然課堂上一直被老師叮嚀要專心、穩住拍點、團體要有默契、注意吹奏的速度,但是,耳畔也常響起老師對他們的讚美「很好」、「非常好」。她要鼓勵他們吹出一片自我探索的可能性,也鼓勵他們能夠保有一份童年美好的回憶。

對於初學者,個別指導按壓按鍵的技巧
孩子認真讀譜,識別節奏

從最後一名到跨界奪金鐘,堅持與熱情夢想實現

音樂是我的生命,長笛是我的靈魂

  歸國十年, 2016年底,華姵發行了音樂專輯「純粹-Pure Flute 」,為何叫「純粹」?因為對音樂的執著,對音樂的許諾,一切都因為擁有熱情,逐步完成夢想。「一半已嫁給了音樂」,「音樂是我的生命,長笛是我的靈魂。」尤其她對於感情的理性,對於要成為一個跨界的音樂家不得不捨下的婚姻與家庭,相較之下便「看淡」了。

 

  如果每一個人都有一個使命,我很希望自己是屬於比較大愛的。」在她的人生藍圖裡,如果可以累積更多的光芒與力量,她想要「建一個孤兒院」。不論有沒有自己的伴侶或孩子,如果有其他的孩子喊她一聲媽媽,那便猶如她也當了母親。對她而言,「雙手抓著的時候好像失去什麼,放開雙手擁抱全世界。」愛這個字不是佔有的愛。

 

打好手中的牌,「你們有什麼做不到?」

  「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影響一些年輕人,一個古典長笛音樂家可以跨界,你們有什麼做不到?」為了夢想,她不斷的挑戰限制、跨越各種界線。藉由音樂、透過其他的方式,她想辦法扭轉生命的乾坤。「人生不是一副好牌,但要把壞牌打好。」

 

  再次的相遇,再次的揮手道別,是在個下雨的夜。只見個兒嬌小的她提著大包小包,有長笛還有沉甸甸的金鐘獎座。或許,當時機成熟時,開得比較慢的花也終將開出一片燦爛。就像她在臺上,不但自適的持笛,握緊了金鐘獎座,她也自如的掌握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上天給了每個人一份禮物,那支鑰匙因不同的人而開啟
讓孩子保有一份童年美好的回憶,也創造未來無限的可能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