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處電子報第110期

教育隨想
檢討語文教學現況 再戰2017全國語文競賽
瀏覽數:1522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6-12-09
用LINE傳送

  語文教育不是「華山論劍」、一場華麗盛大的語文競賽而已,它必須根植於健全的師資、完整的課程教學、有系統的教育訓練、培養廣大學生的基本能力,還要輔以紮實的閱讀工作推動、學生學習興趣的導引、以及老師無怨無悔的犧牲奉獻。這些工作齊備了,才有可能水到渠成,對內呈現學生彬彬有禮的文化氣質、對外展現華美亮麗的「語文競賽好成績」,這才是我們語文教育工作者,念茲在茲、努力不懈的著力點…


  今年的全國語文競賽,在11262728三天在苗栗縣舉行,我們桃園市派出了從國小到國中、高中、教師、社會人士,所組成選手代表隊共165人,另含工作人員、指導老師、教練團總數達285人,共乘八部遊覽車浩浩蕩蕩前來參加這一年一度的盛事,最後經過三天的賽程,我們總得獎數合計第一名6位、第二名10位、第三名8位、第四名11位、第五名13位、第六名5位,獲得了一座「團體精進獎第一名」作收。

  這樣的成績,看起來還不錯,其實只是差強人意,因為我們晉升為直轄市後,南北拆成兩區,參賽選手增加、實力卻減半,今年獲得「團體精進獎第一名」是因去年成績太差,今年努力求進步的表現,且看團體總成績的得主-第一名:新北市南區、第二名:臺中市南區、第三名:新北市北區、第四名:臺北市北區、第五名:臺中市北區、第六名:臺北市南區。直轄市三都「新北市」、「臺中市」、「臺北市」囊括前六名,我們桃園市被擺脫在後,苦苦追趕、無力扳回,想來令人黯然傷神。

 

■遙想當年,我們曾經是全國屬一屬二的勁旅

  在民國100年我們還未升格為直轄市之前,桃園縣可是全國屬一屬二的傳統勁旅,我們和當時還未升格成新北市的臺北縣隊經常在爭奪最後的桂冠。我於民國94年起擔任本縣全國語文作文組總召集人,在這10年間,單我們作文組這一項就獲得第一名10位、第二名4位、第三名7位、四到六名15位,這樣的成績相當閃亮傲人;而本縣的團體總成績,也分別在94年獲得第二名、95969798年獲得第三名、99年再次獲得第二名,和臺北縣分數在伯仲之間,那時真是輝煌燦爛的年代。可是這三年的成績,竟然連前六名都擠不進去,今年雖獲得進步獎的鼓勵,拿起這座獎盃,我心中有些許「白頭宮女話玄宗」的蒼涼感。

  俗話說:「不以成敗論英雄。」,語文教育也不是「華山論劍」、一場華麗盛大的語文競賽而已,它必須根植於健全的師資、完整的課程教學、有系統的教育訓練、培養廣大學生的基本能力,還要輔以紮實的閱讀工作推動、學生學習興趣的導引、以及老師無怨無悔的犧牲奉獻。這些工作齊備了,才有可能水到渠成,對內呈現學生彬彬有禮的文化氣質、對外展現華美亮麗的「語文競賽好成績」,這才是我們語文教育工作者,念茲在茲、努力不懈的著力點。

 

■我們的問題出在哪裡?

  話又說回來,我們的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以前各組只派一位選手,能有爭冠的實力,現在組成兩隊,分派兩位選手,實力反而衰退得這麼嚴重?這和我們桃園族群屬性分布有關,長久以來,桃園有北閩南客的族群居住屬性,而全國語文競賽涵蓋國語、閩話、客語三大類,南北兩區各有強項,南北合作能達成互補的效益,現今拆成兩區,各區所欠缺的基本能力未同步提升,打起團體戰來,就顯得捉襟見肘、顧此失彼了。

  除此之外,我這幾年來擔任鄉賽、區賽、市賽的各級評審,有一種很深的感觸:選手的實力愈來愈差、城鄉差異愈來愈大。這不僅僅是教育的危機,也絕對是國家社會未來的危機。

回到教育現場深究問題:為什麼學校派不出好選手?答案很簡單:學校沒有練、老師沒有教、老師不想教、學生不想學。這四大困境,既真實又心酸。

 

■這些問題的背後原因是什麼?

  現階段比賽暫且不論原住民族語的項目,就有三種語言(國、閩、客)、三大類組(演說、朗讀、字音字型),再加作文、寫字(書法)兩項,總共有11項的類組,這麼多的類組,豈是老師在課堂上能傾囊相授的?

  為什麼老師沒有教?因為平時的教學時數有限,想要再更深入的指導,勢必要花更多的時間來準備、來教學。老師在語文課上,充其量念念課文、解說生字詞意、講解課文大意,如果能做到段落深究、課文賞析、閱讀理解策略應用,就是相當優質的老師了,怎麼可能要求老師再指導孩子抑揚頓挫、美聲美讀?此外,在有限的課堂時數內,一學期能完成作文四篇、書法四篇,就算是達到基本門檻了,怎麼可能還要求老師在指導孩子寫作時,能注意到:審題、立意、構思、取材、布局、修辭的細部技巧?在教授書法時,能注意到:筆法、結構、行氣、留白等美學技藝呢?

  為什麼學生不想學?這是「現實功利導向」的觀念作祟,作文或許在基測、學測考試時會用到,還有人想學;演講、書法算是才藝,也有人想學;最冷門的是閩語、客語的字音字型測驗,常常都是找不到選手來參加,而且選手必須吃苦練習,練習並非像吃棉花糖那麼輕鬆,所以學生常常打退堂鼓了。

  為什麼老師不想教?因為現階段沒有任何誘因,少了外在嚴苛的逼迫力(升遷、績分、考核、強制命令)、如果老師自己本身也沒有強烈的內在驅力(榮譽感、成就感、使命感),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慣性思考下,請問還有哪位老師有這麼多的傻勁,願意來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為什麼學校沒有練?因為現階段教師自我權益意識高漲,想要找到參賽老師、或指導老師,總是拜託再拜託、懇求再懇求,受邀的老師一句「我不會!」、「為什麼找我?」、「我以班級經營正常教學為重!」…,就讓教學組長無言以對,更甚者,到了比賽當天「臨時生病」、或在比賽現場做「無言的抗議」、或在個人臉書上哭天搶地大喊委屈、或到市長信箱投書抱怨…,這些都是老師們常用的怯戰、避戰、反戰的方式,如此推派不出優質的教師組選手、學生組的教練,學校就算有心想練,也練不起來。

 

■此題有解?

  提出這麼多問題,請問有沒有解藥?

  教育就是靠著一群有傻勁的人,燃燒自己的教育熱忱,照亮學生未來光明的路程。想要語文競賽成績優良,就要靠語文教育正常;語文教育想要正常,就要靠更多有熱忱、有使命感的老師努力經營。期許市政府多給與這樣的學校、這樣的老師更多的支持,在賽制上、在經費上、在獎勵上、在各項配套措施上…,讓有心的老師無後顧之憂,能全心全力帶著孩子向前衝刺。

  比賽只是一時的,語文教育的經營、語文能力的培養、所有參與師生的同心協力、拚搏向前才是語文競賽的最高價值,期許我們桃園選手整軍再戰,挑戰2017全國語文競賽,大家加油!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