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親子專欄/教育局電子報第27期

親子專欄
孩子打架對嗎?
瀏覽數:5510
龍星國小 陳秀惠 2008-09-26
用LINE傳送

孩子選擇的方式是對或錯,我不敢多加評論,但有一點是當父母應該注意的,那就是需要讓孩子知道自身權益需要自己去爭取及保護,一味尋求正常法規管道、一味需要別人的協助,最後可能會喪失自我保護的天生能力。

這就是愛吃的ERNIE

Ernie 今天跟Vincent(堂哥)從麥當勞回來,卻少了平日的歡笑及獲得兒童餐玩具的快樂感。媽媽來不及詢問,陪同他們前往的姑姑,就抱怨說「Ernie今天跟別的小朋友打架,被打後,竟回來找Vincent一起去打那個小朋友,還說出『打死他』的話,真的很該打!」。

    媽媽好生氣,除要求Ernie先罰站外,還一再教訓Ernie的錯誤行為及詢問他有沒有向對方道歉。Ernie當場反駁說「是那個小朋友為了搶玩具先打我,我很痛,我才會找哥哥去打他。」媽媽認為Ernie以暴制暴的行為失當,處罰他暫時不能去麥當勞,直到Ernie自己認錯為止。Ernie很委屈的一直哭,因為不能去麥當勞的處罰,對他來說,比罵他打他還嚴重。

晚上下班回家,看見Ernie被罰站,心裡所想的就是Ernie太皮,才會被媽媽處罰。於是對Ernie來一個幸災樂禍的鬼臉,還取笑Ernie說「活該,你就是太皮才會被罰站!」。

    原以為他會跟平常一樣很生氣的回嘴,卻一反常態的默默流淚,看上去好像是滿腹委屈。怒氣未消的媽媽,將Ernie被罰站的來龍去脈,一一告訴我,還要求我這個爸爸要加入訓斥Ernie的行列,因為媽媽不想孩子這麼小就這麼暴力。

    長期以來我們家都是慈父嚴母,看到Ernie這個樣子,實在不忍心多加斥責,但為了媽媽的面子,還是罵了Ernie幾句,並告誡他絕不可以再犯,否則以後就不帶他去麥當勞玩。此時,Ernie知道沒有靠山了,哭得更大聲,並一再抽搐重複的說「是那個小朋友先打我!」。

    看到兒子的無辜表情,心中一度衝動,想跟老婆說「好了,別生氣了!Ernie還小嗎!」可是老婆的氣還沒消,我擔心話一說出口,連我都要掃到「風颱尾」。

    好不容易媽媽氣消了,取消罰站的命令,但仍不准Ernie玩玩具及看電視,作為今天不當行為的另一種處罰。實在看不下去了,騙了老婆說「我要出去買菸,順便帶兒子出去散步」,還沒等老婆回應,我已經拉著Ernie的手,匆匆忙忙走出門。

    路上一位宋姓長官打電話來,順便談起最近過的好不好,我笑笑回答「我正帶著兒子在躲颱風,等風暴過後才能回家。」宋姓長官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直到我解釋事件相關經過後,才知道原來是我家在「作風颱」。

    宋姓長官大笑三聲,接著表示他也正帶著兒子躲颱風,他說「我們家也正在處於風暴中,原因竟然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是一個打人一個被打,我兒子打人的原因是學校同學一直欺負他,他氣不過,就將同學打傷。學校老師以電話通知兒子闖禍經過,擔任律師的老婆相當生氣,認為兒子應該報告老師,不應該使用暴力行為報復,否則學校要校規、國家要法律作什麼」。

    兩個無奈的男人、兩個生氣中的老婆、兩個有點該打又有點無辜的小孩!

    對於孩子們的暴力行為,雙方在電話中談論了很久,並認為孩子在處理過程的確有瑕疵,但孩子究竟可不可以自己保護自己,反倒成為我們溝通中最擔心的問題。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一個舉家移民到美國的台灣家庭,爸爸因為經濟因素,必須留在台灣賺錢,媽媽則陪著孩子在美國讀書。剛到美國學校就讀的孩子,因為是亞洲人及新生的關係,受到美國同學排擠,甚至刻意搶他的玩具或腳踏車。孩子哭著回家,媽媽跟他說了一句話「這是你的問題,你應該自己解決,媽媽不准你欺負別人,媽媽更不准別人欺負你」。這個孩子也打了越洋電話問爸爸,爸爸的回答是「你應該向老師報告,尋求老師協助,把被搶的東西拿回來」。

    隔天孩子放學後,拿回被搶的玩具及腳踏車,並向媽媽說「我要他們還我的東西,否則要向老師報告,但一直被譏笑膽小鬼,我氣不過,跟帶頭欺負我的同學打了一架,並把被搶的東西都拿回來」。媽媽什麼都沒表示,只淡淡的說「孩子我不鼓勵你的行為,但媽媽希望你自己能懂得保護自己的東西」。

    這個孩子選擇的方式是對或錯,我不敢多加評論,但有一點是當父母應該注意的,那就是需要讓孩子知道自身權益需要自己去爭取及保護,一味尋求正常法規管道、一味需要別人的協助,最後可能會喪失自我保護的天生能力。

    故事中媽媽的表現深得我心,我也將這個故事與宋姓長官分享,雙方的結論是,所有的小孩應該都有一種保護自己的天生本能,但因為人類自訂的行為規範及法規,而逐漸忘記保護自己的重要性,假如,孩子的打架行為是出於自衛或是維護自身權益,孩子真的就錯了嗎?假如,孩子害怕受到報復,就接受別人予取予求的行為,未來踏入社會,他經得起類似的暴力行為壓迫嗎?

    雖然明知孩子的作法有違平日老師及家長所教導的行為準則,我跟宋長官則均有默契,因為我們不想下一代忘記保護自己的天生能力。

    在路邊玩耍的Ernie不耐煩的說「爸爸不是要散步嗎!怎麼一直在講電話,這樣很不專心喔!」。

    回過神來,我低頭問Ernie「如果有人欺負你,你會怎麼辦?」。

    Ernie說「告訴老師或爸爸媽媽」。

    「如果大人都不在,欺負你的人又要打你,你要怎麼辦?」我接著問。

    「跑啊!我才不會讓人家打我。」Ernie天真的回答。

    「假如你跑輸人家,人家又要繼續打你,你怎麼辦?」我決定打破砂鍋問到底。

    Ernie想了想「只好跟他打架,打輸了回家找哥哥幫忙!」。

    哈哈!好妙的回答!這個答案不能說是正確,但至少我相信孩子總算保有自己的保護能力,也學會利用日常的法規。

    此時Ernie看到我的微笑,疑惑的問「我講錯了嗎?」

    您一定想知道我怎麼回答孩子吧?放心好了,我可不會笨到回答對或錯,因為這樣的問題,實在沒有對錯可言。至於我的答案則是「Ernie,媽媽教訓你是因為你打架。媽媽怕你受傷,也怕別人的孩子受傷。不過爸爸也希望你能學會和別人分享你的玩具,讓別人知道一起玩玩具的快樂,那樣你就會多一個好朋友,不是嗎!」

    Ernie對這個答案似懂非懂。老實說,我自己也回答的很心虛,其實我真正想回答的是「Ernie,若是出於自衛,你有權利去保護自己的東西。」可是我不敢。

    回家後,老婆問Ernie「知道自己錯了嗎?」。

    Ernie回答說「以後別人不打我,我也不會打人!」。媽媽鐵青著臉大聲喊叫「老公,你到底是怎麼教的!」。此時我早已經偷笑的溜進廁所,不理會老婆說些什麼,因為我知道孩子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不需我們父母多加擔心。


Ps.老婆反駁論:

    學校有校規、國家有法律,為的就是讓人有所依歸,Ernie的暴力行為就是錯誤的表現,沒什麼值得讚賞,即使是出於保護自己,也該透過正常管道申訴或反應。老公對Ernie的處事作法,似乎有點偏頗,甚至有點溺愛的感覺,不管是不是要保有孩子的保護自我天份,我認為一切還是應該回歸法制面。此外,Ernie說出「打死他」的話語,足見電視節目及電玩遊戲對孩子的影響,這才是我擔心的事。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