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處電子報第109期

教育隨想
再談正向管教
瀏覽數:1008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6-11-23
用LINE傳送

  這麼多繁雜的規定、繁瑣的程序,彷彿是一道又一道的枷鎖在綁綑著老師,讓老師在教室裡難以施展開來,尤其是對於那些不服管教、表現頑劣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要老師選擇放棄、不要理他們了?


  在現今的社會,民主想法成為普世價值,家長的教育水平也普遍提升,加以影音錄製工具進步,如錄音筆、手機錄影拍照功能方便,可以把你一言一行錄影存證、上傳到網路平台進行全民公審;還有自媒體傳播工具的發達,如臉書、Line群組廣泛使用,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朋友,朋友們七嘴八舌出主意,動不動還可以揪團討公道;更重要的原因:現在孩子生得少,個個都是父母手中寶、心頭肉,所以相對尊師重道的概念也日趨低落,老師們在班級經營中、各項的輔導管教作為,要更加謹慎以對,避免自己原來的好意,引來不必要的批評,讓自己「崇高的教育愛」大打折扣,甚至變得消極退縮。

  這樣說,並不是嚇老師,而是要讓老師有一個正確的體認,在過去或許屬於「威權體制」,老師是教室裡的國王,一言九鼎,許多事都是以老師為中心,但現今時代不一樣了,強調人權、重視平等、講究程序正義,即使老師的動機多麼良善、出發點是多麼為學生著想,但是如果一些作為若稍有瑕疵,或讓他感到冤屈不平,有些孩子可能就會頂嘴、抗辯、站起來和你爭辯。

  「小毛頭站起來和我爭辯。」這是多麼大的抗命行為啊!而且他還態度惡劣、出言不遜,這對於老師的專業、威信、尊嚴是多麼大的挑釁行為?不治治他怎麼可以?因此,一句來、一句去,雙方的火氣都被撩起來了,師生關係劍拔弩張,想不到這時候竟然還有好事者(他的好朋友、或平常喜歡和你作對的、或看熱鬧的…),偷偷用手機錄下這一段…

  「天哪!這是什麼世界?」老師的心裡在吶喊。

  「天哪!這是什麼老師?」網路鄉民在搖旗吶喊。

  身處其中的人,深深受傷。

  尤其,有時正當我們在教室裡還有許多重要任務的時候,正當我們好想好好趕課的時候,這幾個皮蛋說巧不巧、早不做晚不做,偏偏就挑這個節骨眼找麻煩、出狀況,怎能怪老師沒有愛心?沒有聽他好好解釋?沒有善盡輔導的責任?

  以上這些都是教室的縮影,都是真實的狀況,老師們長久以來兢兢業業的良好表現毀於一旦,此時老師如果還在盛怒之下不小心踩了紅線-體罰學生,那可真是跳到黃河洗也洗不清,所有的責難、所有的批評如排山倒海而來,似乎已沒有人在乎你過去是怎樣的老師,小朋友當時是怎樣的表現了?因此,老師的各項班級經營、輔導管教作為,無論是平時或特殊狀況時,都應回歸「正向管教」才是正途。

  依據教育部公告的「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規定明白指出法律所允許的管教方式共有十六項,這十六項也不是沒有限制想做就做,如「罰站」就規範:每次不得超過一堂課,每日累計不得超過兩小時;如「特別座」的規範是:在教學場所一隅,暫時讓學生與其他同學保持適當距離,並以兩堂課為限。

  此外,還有巨細靡遺的各項規定,諸如:學生反映經教師判斷,或教師發現,學生身體確有不適,或確有上廁所、生理日等生理需求時,應調整管教方式或停止處罰。在進行輔導與管教時,也要注意: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審酌情狀、視狀況調整或變更的個別化原則,以確保輔導與管教措施之合理有效性…等等。

  這麼多繁雜的規定、繁瑣的程序,彷彿是一道又一道的枷鎖在綁綑著老師,讓老師在教室裡難以施展開來,尤其是對於那些不服管教、表現頑劣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要老師選擇放棄、不要理他們了?

  我這幾年忽然有一種領悟:這一道又一道的枷鎖看似在綁綑老師,其實是不是也在保護老師,避免老師在盛怒之下犯下大錯?這一道又一道的封印看似在限縮老師的權力,其實是不是也在強迫老師增能?讓老師不再以自己的觀點來看待事情,不要再以那種最快速、最粗糙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不就是民主素養潛移默化的表現嗎?這不就是讓老師由經師晉升為人師的最後一道修練課程?

  除此之外,我還有更深層的想法:是誰讓那些孩子變得不服管教?是誰讓那些孩子變成表現頑劣、橫行校園的小惡霸?這個問題說來話長,我們都知道孩子的問題,種因於家庭、顯現於學校、惡化於社會;我們也知道孩子來學校讀書,除了學會課本上的知識之外,無非就是要教會他做人做事的道理;我們也明白:孩子一天在學校最多只有八小時,而剩下的十六小時,還有廣大的家庭教育、社會教育…,這麼多複雜的因素,在干擾著結果;這麼多股交織錯雜的力量,在拉扯孩子未來的表現。實在不能把所有的成敗責任都指向學校、歸咎於老師。

  但問題來了,大家都有責任,最後會變得大家都沒有責任,我們最後仍然採用一種最輕鬆、最簡便的方式和態度來做事情,結果問題依然繼續存在,我們依然在其中深受其害,孩子們不知不覺中長大離開校園,換了新的一批孩子進入學校,問題重新開始。

  能不能用另一種溫柔而堅定的力量拉住他?能不能在他選擇使壞的那一刻,還能想到:千萬不要讓老師失望?當我們用這樣的方式教孩子、教學生,讓他在教室裡感受到尊重、包容、愛,讓他不是學到挫折和屈辱,讓他知道即使世界暗了下來,老師還在教室裡為他點一盞溫暖的燈,當我們真的身體力行這樣做,善的力量重新萌發,紊亂的社會重新步入軌道。

  所以,正向管教不再是那法律所允許老師所做的十六條,不再是那要做之前,必須遵守各項規定、各項原則,而是我們以正向的方式教他們,以尊重的態度待他們,容或他們表現不佳時,需要「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時,不是用暴力的方式逼迫他低頭、不是發洩老師個人的情緒、不是為了維繫老師的權威,而是讓孩子誠心悅服的認錯,願意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當我們每一個老師都能這樣想、這樣做的時候,教室裡的氣氛改變了,師生關係不再銀貨兩訖的短暫緣聚,悠遠而古老的尊師重道精神將重新被喚醒。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