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處電子報第108期

教育隨想
關於體罰這件事
瀏覽數:4153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6-10-25
用LINE傳送

  在今年十月間,人本基金會公布了自己進行的「校園體罰調查報告」,然後新聞媒體針對這份報告加以報導:「發現有35%國中生、27%的國小生,今年曾經在學校遭受過體罰,甚至有1.6%的小學生被罰不准下課且不能上廁所。」之後教育部的長官們趕緊表示:「會檢討易被誤用、有模糊空間的懲罰規定,並全面盤點校園法規、政策,讓校園做到零體罰。」…


  在今年十月間,人本基金會公布了自己進行的「校園體罰調查報告」,然後新聞媒體針對這份報告加以報導:「發現有35%國中生、27%的國小生,今年曾經在學校遭受過體罰,甚至有1.6%的小學生被罰不准下課且不能上廁所。」之後教育部的長官們趕緊表示:「會檢討易被誤用、有模糊空間的懲罰規定,並全面盤點校園法規、政策,讓校園做到零體罰。」

 

  看了這樣的報導真令人灰心,姑且不論這份報告調查過程科不科學、抽樣樣本合不合理、推論數據正不正確…?但新聞媒體這樣大肆報導,而官員出面做這樣回應,好像真的驗證了我們校園充滿恐怖暴力的氣氛,學生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看了這樣的報導,真令人氣餒。

 

■檢視這份報告的合理性

  首先,我們來思索一個問題:這份報告怎麼出來?新聞媒體引述該內容:「人本基金會公布的這份體罰調查報告,共訪問全國178所國中、178所小學,各訪問1068名學生。調查指出,有20%的國中生、10%的小學生,仍被罰交互蹲跳、起立蹲下等可能導致生命危險的體罰。其中,國中小最多的體罰是『罰站』,其次是『老師叫同學打自己或同學互打』,以及各式各樣體能的懲罰。」

 

  我在教育部統計處教育統計查詢網中搜尋,找到現有國中數總計有733校、國小數總共有2633校,全國國中學生數是:747,720人、國小學生數是:1,214,336人(以上為2015930最新統計數據)。以這麼多的校數、學生數,只抽樣1068名學生,就敢這樣斷言:「有35%國中生、27%的國小生,今年曾經在學校遭受過體罰。」會不會太誇張、太武斷了?

 

  其次,這份調查報告中說:「國中小最多的體罰是『罰站』。」如果把「罰站」也視為體罰,當然「曾經受到體罰人數的比率」絕對會偏高,我並非要為老師體罰行為合理化,只是「體罰」與「合理的輔導管教」如果不去清楚的界定它,而用一個混淆的概念,去獲得誇張的數據,再用聳動的標題來渲染它,是不是對於所有辛苦認真工作的老師們莫大的打擊?

 

  此外,我們的上級主管機關,怎麼沒有去分辨事實的真偽,馬上回應輿論說:「會檢討易被誤用、有模糊空間的懲罰規定,並全面盤點校園法規、政策,讓校園做到零體罰。」好像是在趕緊道歉、息事寧人,又讓我們基層的工作同仁情何以堪?

 

■老師喜歡打人嗎?

  在教學的情境中,難道老師不想天天心平氣和、時時保持溫柔與優雅嗎?哪一個老師不期望學生能乖巧懂事、彬彬有禮、奮發向上,還會相互幫忙、友愛同學?難道老師不知道「體罰是要付出代價的」嗎?難道老師個個都是橫眉豎目、心狠手辣、喜歡打人的情緒管控失當者嗎?

 

  我們來思考一個問題,社會上賦與老師什麼樣的責任和期待?老師為什麼會採取「體罰」這個手段或方式呢?

 

  孩子來學校讀書,除了獲得課本上的知識,無非是要學習做人做事的道理,學會遵守規範、學習過團體的生活。在過去,課業上因為有升學主義的壓力,考不好是老師的責任,所以「教不嚴,師之惰。」這樣根深蒂固的觀念會加諸在老師的身上,老師要為他的教學負責,最容易採取的方式就是:「差1分、打1下。」許多的成年人,都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長大,但此時此刻,教育大量普及,沒有升上大學才是奇蹟,老師們大概已不會採取這種方式來進行教學了。或許仍有少數老師,在家長及社會的有形、無形期待下,持教鞭、威嚇學生努力向學,但這樣的老師比率在學校絕對是少數。我們要杜絕體罰,先要做的事就是:解除老師們身上的封印,學習結果是學生自己的事,孩子要為自己的學習成果負責,家長們也不要再用幾個名校、幾個5A…來評定老師認不認真教學?用不合理的期待,讓老師用體罰的方式去逼迫孩子學習。

 

  此外,據個人觀察,孩子們在學校會受到處罰,最大的原因是:不乖、不遵守規定、頂撞老師、不服管教、甚至是挑釁老師,這一部分也是最容易引起家長不滿的地方。老師在班級中,因為他要為整個班級負責,要上課、要趕進度、要維持班級秩序、要照料全班二、三十個小朋友,總是要有一些規則和紀律讓孩子們去遵循。上課講話的「去罰站」、講髒話的「去勞動服務」、不寫作業的「不准下課直到寫完為止」、和同學爭吵打架的「去交互蹲跳」……,再頂嘴、再狡辯、你那是什麼態度,就「加倍處罰」!

 

  這下子,小朋友火了、老師火了,家長也火了,簡單的事情,演變成大人的事情,甚至變成「面子之爭」,模糊了事情的焦點,也抹殺了當初老師善意管理的出發點。

 

  孩子在校的事,為什麼家長會知道呢?當然是孩子說的;小朋友會怎麼說呢?當然是以自己的角度、詮釋的觀點來說,所以「避重就輕」、「對己有利」的視角,絕對會是對老師造成加油添醋的傷害,家長也一定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孩子」,這筆帳不用算就知道結果了。

 

■老師能怎麼做?

  「管教」在教師法第17條有明確的定位,它是屬於老師的職責:「教師除應遵守法令履行聘約外,並負有積極維護學生受教權益、輔導或管教學生,導引其適性發展,並培養其健全人格之義務。」

 

  「體罰」則是明文禁止的,在教育基本法第8條中訂定:「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此外,教育部公告的「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規定,也明白指出:教師於教育過程中,基於處罰為目的,使學生身體客觀上受到痛苦或身心受到侵害之行為,皆為違法處罰之構成要件。

 

  目前,法律所允許教師可採取的管教措施有:

  1.適當之正向管教措施。

  2.口頭糾正。

  3.調整座位。

  4.要求口頭道歉或書面自省。

  5.列入日常生活表現紀錄。

  6.通知監護權人,協請處理。

  7.要求完成未完成之作業或工作。

  8.適當增加作業或工作。

  9.要求課餘從事可達成管教目的之公共服務(如學生破壞環境清潔,罰其打掃環境)。

  10.取消參加正式課程以外之活動。

  11.經監護權人同意後,留置學生於課後輔導或參加輔導課程。

  12.要求靜坐反省。

  13.要求站立反省(但每次不得超過一堂課,每日累計不得超過兩小時)。

  14.在教學場所一隅,暫時讓學生與其他同學保持適當距離(以兩堂課為限)。

  15.經其他教師同意,於行為當日,暫時轉送其他班級學習。

  16.依該校學生獎懲規定及法定程序,予以書面懲處。

  教師可視情況於學生下課時間實施,但如果有學生反映經教師判斷或教師發現,學生身體確有不適,或確有上廁所、生理日等生理需求時,應調整管教方式或停止處罰。此外,在進行輔導與管教時,也要注意: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審酌情狀、視狀況調整或變更的個別化原則,以確保輔導與管教措施之合理有效性。

 

  當我們看見這麼多的規範、這麼煩瑣的限制在約束老師們的管教措施,我們是不是乾脆「放牛吃草不管了」?這樣又有違我們的道德良心、教育熱忱和使命感,因此,面對學生各種不當行為、失控言行,老師真的只能以「正向管教」處理了。

 

  提振自己的說服能力,帶人帶心,多和孩子講道理;和家長友善結盟,讓他們相信你、信任你;聆聽孩子們的心聲,看見他們的不圓滿;體諒孩子的自尊和魯莽、容許他慢慢長大;放緩自己的步調,教育可以很從容、很優雅,師生關係可以溫暖、很祥和。我們是專業的教育工作人員、我們是孩子們的心靈導師,我們不要再被「體罰」給污名化了!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