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處電子報第107期

教育隨想
夜裡最明亮的一盞燈--泰北華語教學有感
瀏覽數:640
大坑國小 卓馨怡 2016-09-25
用LINE傳送

  有時默默的去做一些堅持需要勇氣。   老師們點亮自己的一盞燈,照亮夜晚,也照亮孩子未來可能的路。

傍晚時分孩子陸續進到校園
  原本還是有著陽光燠熱的午後,突然大風夾帶著斗大的雨滴由天而降,雨勢下得讓人有點措手不及,還好孩子們已陸續到了學校。

 

  六點多,天色漸暗,和一位長輩坐在辦公室裡聊著。

  「中庭的那棵大樹呢?」

  「之前大風一吹就倒了,還好沒有壓到教室。大概是生病,樹幹中間空了,一直不知道,來陣大風就倒了。在泰國這兒沒有颱風,只有大風。」

  「現在的學生人數大概有多少人?」

  「小學部300多人,中學部200多人。」

  「學生背景呢?」

  「阿卡族和泰國人學中文的人變多了,大概多了半班。因為住在山區的阿卡族種植鳳梨等作物經濟好轉,有了錢就可以讓孩子上學,這樣的現象對於學校而言是好的。」

  突然,眼前一片黑,隨即一閃,幾秒後,燈又亮了。

  雨季,停電是常有的事。

  「一停電,孩子就歡呼。若電停得比較久,可能就會先請父母把孩子接回家,父母沒辦法馬上來接的,老師會等全部的孩子離開了才走。」


是習慣也是未來出路的考量

  隔日,我在村裡逛著,遇著一位父親剛好送完孩子們上學。在這裡,孩子白日到泰文學校上課,晚上六點半至八點半到華文學校上課。

  「住得遠的得搭上一小時的車來,所以有些孩子想要學華文挺辛苦的。」

  「為什麼那麼辛苦還是要讓孩子學華文?」

  「我們這個村的孩子是這樣,長大了,父母就把他們送去學華文,他們也習慣了。」「有的家長希望孩子出去可以找到更多的工作機會和較好的工作,如果有了修習華文的證書,薪水也比較高。」

  這個村住得多半是華人或華人的後裔,所以會希望子女多少會講,將來找工作也方便些。有些孩子也很清楚,讀書的目的是希望將來可以過更好的生活

 

華文程度為各科之本

  「老師,可不可以教他們寫作文?」

  作文可以教但是要速成達到一定的水準不容易。

  如果從5W1H著手,以課文為範例做解析或者利用心智圖勾勒出相關的概念和主題呢?如果試著學觀念、動思考、尋方法,「給魚吃,不如教他如何釣魚」,這應該才是可行之道。

 

  想像總是美好的,但是沒有真正深入教學現場不會瞭解實際執行的困難。狀況在閱讀文章和自由書寫時便出現了問題原來一個班級裡的孩子雖然都編在同一班,但他們的年紀和程度不盡相同,除了一個11歲的孩子正符合這個年級該有的歲數其餘的幾乎都超齡,且聽、說、讀、寫尚有不少進步的空間。

 

  「老師,這個字怎麼寫?」

  「是這樣寫嗎?」

  有的會聽、會說,但不太會讀,對於寫就更困難了。一個年級40多人難得有幾位可以寫得字句正確、文意通順,甚至還有這學期剛插班就讀的學生,連聽和說都不太行。面對極大的個別差異,難怪原本的老師在教語文時力不從心。

  此刻,你不禁疑惑,華文課的學習已產生如此落差,若再加入其他繁多的科目時,他們能順利吸收消化嗎

 

雖然拙於表達,孩子還是認真識讀
問答的趣味提高孩子學習的興致

「學生學得懂嗎?」

  五年級的孩子說:「老師,我們不懂。」

  使用著「泰北版」學華文的孩子看來要瞭解臺灣「民間版」的生活經驗是遙遠了點,要再進一步吸收「國編版」的社會課程內容困難度也頗高。授課的老師也只好擷取重點與精華教授。即使如此,她倒是提醒孩子一個重要的觀念:學社會不是照本宣科的讀,要能「知天下,看天下」,瞭解時事,關心世局。孩子的神情流露著似懂非懂的模樣,因為在這兒會接觸報紙、看電視會注意新聞的孩子並不多。

 

  雖然如此這些孩子仍舊惹人憐惜與疼愛。經過白日的學習,夜晚時你偶爾會看到一、兩個累到撐不住趴下來休息的孩子,但小憩了一會兒又打起精神上課。有的始終面帶著微笑,張著澄澈大眼閃耀著求知若渴的光芒卻害羞於回答問題的上著課有的則調皮的和旁邊同學悄悄說著泰語。在這間小小的教室裡,存在著不少教與學的問題,但也呈現了多元族群共融共學的樣貌。

 

時代在轉變,現在與未來的考驗    

  教室的牆壁上貼著讀書勵志的標語「讀書能用功,道理容易通,道理一旦通,讀書就輕鬆。」「讀書讀得好,工作就好找,工作找得好,生活會更好。」這樣的句子,既鼓勵孩子努力向上,也點出了他們所面對的現實。

 

  早期泰北的中文學校如僑校,有經濟能力的華人家庭,會將子女送回臺灣升學,除了有深厚的歷史文化情感因素,他們也希望子女脫離戰爭與貧窮。但是近幾年,孩子學華文最後選擇到臺灣繼續升學的比率已降低,前往大陸就學人數則成長,而離開家鄉到泰國大都市就業比率日益增多。

 

  對這一代的孩子而言,長期處在泰國和近雲南文化的薰陶下,有多少人真能明白老校長心中所懸念的:只要「有心向學、傳承中華文化」就鼓勵他們。所以只要願意來學習的,不管程度如何,學校都盡量給他們機會。只是,大環境的改變淬鍊著老師的教學能力,而孩子在生活適應和文化認同上,臺灣究竟是祖國?還是異鄉?學習是想習得優良的中華傳統文化,還是傾向更多工具理性的社會現實考量?時代的轉變,一切都考驗著辦學者對學校現在與未來的定位

學社會是為了「知天下,看天下」
多元族群不但共融,且共學華文

白天到泰國學校上學,晚上到華文學校上課

下一代的榮耀都曾有他們的努力

  孩子們的朗讀聲隨著老師一句一句和著,一襲長髮披肩的女老師講的華語在標準中帶著屬於當地特有的腔調她很年輕很熱切的想要把學生教好,只是教學現場的問題正在發生,她正參與其中。

 

  不知她是否想過,學校的走向與定位?學校在教材的版本選擇上該如何抉擇與銜接?孩子的基礎若不夠紮實時,是要建議校方採行嚴格的入學或升級制,還是在課堂上引發孩子更高的學習興趣?重要的是,老師要教給孩子什麼樣的能力,又要如何壯大自己的本事?一連串的問題也惕勵著自己。

 

  其實,站在不同的時空,身在不同的場域,很難論斷他們所遭逢的處境該如何解,畢竟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唯有身在其中者感受最真切。

 

  尤其,當假日遇到在市場裡幫忙家人賣青菜、早點的孩子在忙碌中不忘恭敬的向老師問安,走在路上或校園轉角,他們熱情的跟老師打招呼。這時,你打從心裡敬重這群為教育付出心力的師長,教育「人」的這件事他們似乎做得比我們好。

 

  下課了,雨勢漸歇,剛伴著各班教室誦讀的風雨聲已不在。走在村中的小路,我忍不住回首:有時默默的去做一些堅持需要勇氣,那兒的燈應該是夜裡村中最明亮的一盞燈吧!無論如何,下一代的榮耀都曾有他們的努力。

 

孩子的未來,都有師長們的努力
高懸的禮義廉恥,時時惕勵著孩子的待人處事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