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處電子報第104期

教育隨想
從「雁行理論」看學校組織運作的困境與展望
瀏覽數:2180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6-05-16
用LINE傳送

  在學校中,許多吃重的工作經常找不到人願意來承擔,需要協調再協調、拜託再拜託,諸如:兼任行政工作、擔任高年級導師、分配班級內的特教生,大家錙銖必較、寸土必爭,深怕稍有閃失變成今年度的「爐主」…


  雁行理論(日語:雁行形態論,英語:the flying-geese model)原為經濟學者對於東亞國家經濟與產業結構變遷的觀察,在1935年時日本學者赤松要(Akamatsu)認為:東亞國家的經濟發展型態,是以日本為雁頭,其次為亞洲四小龍(包含韓國、臺灣、香港、新加坡),其後是中國大陸與東盟各國(包含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等),彷彿是野雁飛行形態。

  根據赤松要的觀察:某一產業由日本率先發展出來的,假以時日當這項技術逐漸成熟、這些產品在日本愈來愈普及化而喪失競爭力時,接著由亞洲四小龍自日本移轉技術或產業轉移,接續發展此一產業;在此同時,日本產業結構升級到另一個新的層次。同樣地,當亞洲四小龍在某一產業發展成熟後,這些產品的生產又轉移到相對更落後的國家發展,亞洲四小龍的產業結構也相應升級。這種經濟與產業結構變遷呈現出有先後秩序的發展,稱為「雁行理論」。

 

■雁行理論在團體動力的新啟示

  這個經濟學的理論,後來在不同領域又有不同的解讀與意義,生物學家觀察到:野雁在飛行時會以「人字隊型」的方式飛行,這是流體力學中最省力的飛行方式;野雁們會輪流擔任領導者,飛到最前端肩負起吃重的工作,後面的同伴也會不時的鳴叫,保持一致性的隊型前進;最特別的是:當其中一野雁生病、受傷或落隊的,野雁群中會有一兩隻同伴留下來照顧牠,直到牠康復為止。野雁群這樣飛行與遷移的模式,實在太引人注目了,因此運用在團體動力學上,有新了的價值與意義:

  一、整體雁群的行動力比單隻野雁飛行時增加了71%以上的飛行距離,不僅省力、快速、距離也增加了。這告訴我們團隊合作的重要性,我們要以團隊取代個體、以合作代替競爭,創造一加一大於二的力量。

  二、野雁的叫聲熱情十足,帶給同伴精神鼓舞;飛行在後的野雁也會以叫聲鼓勵前面的同伴來保持整體的速度,避免偏移方向。我們身為團隊的一員不要吝於發聲,不要當一個沈默的大眾,要彼此加油打氣、適時提醒,讓團隊維持高昂的士氣。

  三、野雁在飛行時,會輪流飛至最前端擔任領航的工作,承受強勁的破風氣流,帶給後面追隨者更有利的飛行條件;因此團隊中輪流擔任吃重的工作是必要的,團隊工作分配並不是固定不變的,每個成員都必須要有隨時去背負沈重職務的準備,為團隊服務、也讓同仁得以喘息。

  四、野雁有照顧同伴的習性,揭示團體中相互支援的重要性。不論在困難的時刻或在平順的時候,當同仁在工作不熟練時,要適時伸出援手;當同仁出現危機時,要相互幫助全力扶持,使得團隊整體能維持最大的力量。

 

■雁行理論在學校運作中面臨的困境

  野雁們有這麼高貴的品格與行為,在我們人類社會、甚至具體而微的學校組織中,能不能也有這樣好的表現呢?我個人觀察有以下的發現:

  首先,野雁是為避冬而遷移,每一個體內在都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和驅力,飛向遠方、飛向美麗的新世界,如果停留在這裡,將面臨氣溫下降、食物不足等問題,最後只有死路一條。因此,牠們個體間都有一致的目標和相同驅力,很容易就結合成一個團隊,而學校裡的老師養成背景、想法態度、價值觀念都不一樣,在目標選擇上,有些人想要前進、有些人卻想留在原點,並且留在原點對該當事人而言並不會造成任何危機,因此在學校中難以形成共識。

  其次,野雁群中以一隻最強壯雄性野雁為領袖,牠是野雁群中的王法、紀律的執行者,如果群體中有不服從者,就會暴力相向、用喙去攻擊牠、以平息紛爭或逼迫使其就範;而學校中的領導者-校長,受各項法規、命令、典章、程序所節制,校內員工只要不違反最低的法律要求標準,校長根本沒有任何權力去制裁任何人。

  再者,野雁群在飛行時經常以叫聲相互提醒、保持隊型穩定,但學校中若推行什麼新政策或進行什麼改變,經常底下抱怨聲不斷,「為什麼以前不用現在要?」、「為什麼以前可以、現在不可以?」、「為什麼要做這個?」…。大多數人所提的「為什麼」並不是討論怎樣把事情做得更好,而是想辦法閃躲、拒絕、不要做,事情還沒做成,學校裡先打一場內戰,校務會議在吵吵鬧鬧聲中度過,結果理想打折、作法減半、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野雁在飛行時,會輪流至最前端擔任最辛苦、最吃重的破風工作,在學校中,許多吃重的工作經常找不到人願意來承擔,需要協調再協調、拜託再拜託,諸如:兼任行政工作、擔任高年級導師、分配班級內的特教生…,大家錙銖必較、寸土必爭,深怕稍有閃失變成今年度的「爐主」。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發生呢?因為在現行制度中同酬卻不同工、沒有誘因、也欠缺相關的支持與配套系統,誰接手誰註定成砲灰,大家當然不想去碰燙手山芋了。

  最後,野雁相互照料傷兵的舉動,真是高貴的情操。學校中或多或少也有看見,但是大多數時,學校同仁間是相對保守的,你沒有求我、我冒然伸手,是不是對你的輕視?況且我也有我的工作,我心有餘力不足,愛莫能助了;有時處室間、學年間、老師間平素沒有往來,甚至本位主義、彼此不合、暗怨在心,發生事情時,不能同舟共濟,還袖手旁觀、看對方的笑話了…。這些都是學校不能相忍為公、相互幫忙的最大問題。

 

  以上這些問題盤根錯結,涉及法律、制度和人性,並非一時半刻就能解決,但看見問題就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雁行理論呼籲以團隊取代個體、以合作代替競爭、大家分工合作、相互幫忙、彼此支援,這些都是在學校經營時,必須不斷的提醒、示範與闡揚之處,訂定良善的制度、增加配套措施,克服人性自私處、發揚人性光明的一面,教育的價值就在這之間開展出來了。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