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校園深入報導/教育局電子報第103期

校園深入報導
在單車環島的路上- 預見明日的自己
瀏覽數:12867
同德國小 卓馨怡 2016-04-24
用LINE傳送

  「單車環島成功!」這是大坑國小這陣子最激勵人的話語。13位六年級的孩子選擇以單車環島這門課送給自己當作畢業的成年禮。淬鍊的路上,汗水和淚水止不住,卻預見明日更堅毅無畏的自己。

單車環島的最後一課,將成功歸諸於幫助你的人

  七點半,黑色的天幕已籠罩了大地,微涼的空氣中散透著連日多雨後難得清朗的氣息。這是單車環島第十三天的夜晚,也是離家最近的一個夜晚。大坑國小第二屆單車環島的孩子帶著疲憊的身軀和稍微不再緊繃的心,緊緊相偎成圈,席地而坐。不同於一般的晚會,金山青年活動中心前的廣場沒有歡樂熾烈燃燒的營火,只有緩緩流淌的話語和時而禁不住滑落的淚水。這一晚,他們分享過去幾日單車環島的點點滴滴,校長陳松宜也為孩子們上了環島的最後一課。

將成功歸諸於幫助過的人,感恩、謙卑、不自矜自是

  是一個人的單車之旅,更是大夥兒的夢想之行。當孩子真實踩踏在這片土地上時,所有的困難險阻都得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沒有人能夠代勞。但是,環島的成功也意味著這背後有著很多人辛苦努力的付出。

  316日,參加單車環島的13位孩子在雨絲紛飛、全校師生的歡送下,挑戰1100公里的鐵馬長征。從去年的秋季開始,晨起體能訓練、路騎練習至今年年初的特訓,唯有撐過來的,此刻才有機會相聚學習、共享成長

  其實,孩子們都明白他們能順利進行單車環島是因為「謝謝父母賺錢讓我出來」、「爸爸、媽媽那麼支持我去單車環島,謝謝那麼多人在路上幫我們加油。」「感謝師長同學的包容,這次環島真的出了很多的差錯,一天還創下五次紀錄被罵,……沒上保母車,讓我改變很多。」一路上每天總有人叮嚀再叮嚀注意行車安全,也有師長負責交通指揮、醫護救援、民生補給、攝影記錄、器材維修、苦力搬運……,他們感受於心。

  只是,當明日的曙光劃破天際,回到大坑,當榮耀與光環加諸在身上時,孩子還要學會最後的一項課題。「將所有的經歷與收穫化為感恩之情,將所有的成功歸諸於所有幫助我們的人,在成功的同時,感恩、謙卑、不自矜自是。」校長這麼期許孩子。夜幕低垂中,看不真切孩子的臉,只聞不時低聲傳來的哽咽、啜泣聲。過了今日,大家誓言再為最後一日拚搏。


邁出舒適圈,奮力向前逐夢去

  大坑的單車環島是一門激發孩子意志力、鍛鍊身體韌性與強度、重視內心深處面對真實自我的課程。在環島的路上,不同的時間點有著不同的學習重點。鼓起勇氣選擇出發,離開舒適圈,是單車環島要面對的第一項挑戰。

  這一屆的孩子得老天爺的厚愛與眷顧,為了考驗他們能否「破風」前行,一路上「迎風」相贈。從西部開始長長的後龍坡便夾雜著逆風,恆春半島則遇強勁狂吹的落山風,東部又有舞鶴長坡得不斷上上又下下,蘇花公路更是孩子口中的恐怖公路,在險峻的山崖斷壁與汪洋萬頃間,在落石和砂石車近身威逼中,不知讓他們恐懼了多少回?尤其,隨著離家愈遠,屁股和坐墊更得在不斷的磨蹭中尋找彼此最舒適的姿態以紓解疼痛。遇著路面滑濘、視線不清的濕冷天候,最後往往是混雜了雨水、汗水、淚光和泥漿噴濺一身的狼狽。

  但是,面對這樣的挑戰,卻有孩子主動選擇離開安穩的家迎向它。「這14天如果沒有騎,我一定會後悔,所以我很努力的為了這個夢想而騎。」莊卉妤為了環島,去年暑假才開始學騎腳踏車,如果沒有這次的環島活動,她可能到現在都還不會騎。記得她第一次路騎時會撞到牆壁,晃一晃不小心就拐到路旁去,很多次路騎都摔車跌倒。但是,如果你一直迷戀厚實的屋宇,怎麼見著廣袤的星空、體會到踩到熱爆了之後,大夥兒吃冰的痛快?只有離開了舒適的環境,才能看見自己肯於承擔夢想的勇氣。

自我的堅持和彼此的鼓勵,越過深沉的沮喪和恐懼

  單車環島的另一課題:成功需要堅持到底不放棄,大家為共同的目標相互鼓勵。此時,大家才有機會一起實踐美好的夢想和創造珍貴的回憶。

  楊嬅,一個出發第一天就開始害怕要騎蘇花公路的女孩,騎蘇花的前一天她情緒大爆發的哭了一場,害怕下坡很可怕,擔心上坡騎不上去,加上很想家,當晚哭到雙眼紅腫累到睡著。但是隔日四點多,她卻隨著夥伴起床,「因為如果不起床,就沒辦法在蘇花公路留下我們騎過的痕跡。」「如果放棄,就浪費自己的時間、體力,這趟就白來了。」雖然恐懼、疲累,但她還是堅持完成。騎完蘇花後,她頓時發現,在騎的時候並沒有那麼可怕,很多恐懼是自己幻想出來的。其實,出發前楊嬅的媽媽為了激勵楊嬅能完成環島,一開始便告訴她,「我不想在任何一個點載你回家喔!」這表示,她得憑著自己的力量騎回來,而她真的做到了。

  「看到同學都在騎,就覺得自己不能放棄。」第一天騎車就落後的吳奕嘉,直到教練發現不對勁幫他換胎後才跟上步調。另外,出發前並沒有十足的信心可以完成環島的酈以樂,在第二天面臨長坡時就開始滋生放棄的念頭,但是「很多人都希望我去,也鼓勵我,所以我一定要成功。」尤其,當他很疲累時,腦袋裡想的只是「再一點點就成功了」。蔡承翰則因晚上睡覺沒有父母陪伴,只有同學在旁感到害怕,但是因為想完成夢想的動力始終支持著他,每晚抱著「想到隔天可能就要成功了,就可以安心的睡覺。」最後,他們都一步步完成了環島。

  回家的前一晚,李定謙想起這幾天的日子,他顫抖的告訴大家,他是如何克服了心裡的恐懼撐過來。出發的第一天,他覺得自己的手跟腳一直抖,抖到腳都快踩不了踏板了。好不容易騎到第二天,只因第一天都撐過了,他開始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於是抱著這樣的心情,他踩過了接下來的每一天。他說,當他踩不動落後時,同學對他的他加油打氣總是鼓舞著他要有信心堅持下去。

  為了身體的健康,體重達90多公斤的阮崑銘,一路上都踩得很辛苦,常常落在隊伍的後頭,往壽卡和蘇花的路對他而言挺艱難,但是因為校長、教練和夥伴「都會在後面支持我,陪我騎完這兩段比較難的路」所以雖然騎得慢,他也總會完成每天的進度,騎到目的地。

  幾乎每一個孩子都是在快失去信念與希望時,有個聲音對他說加油、別倒下。所以即使一路上孩子會害怕、發抖、晚上也不一定能安心的睡著,甚至遇到撞牆期,但是就像孩子說的,這一趟「留給自己和同學美好的回憶」。

做好妥善的準備,安全是回家唯一的路
壽卡鐵馬驛站是單車環島必攻略的據點

 

學會獨立、照顧自己,成為一位好公民

  「每天都跟我說好累,騎好多上坡。」「每天都說我好想回家,到第四天晚上,我可以回家嗎?」當媽媽每天接到孩子的電話,都是好累、想回家,最後她忍不住問孩子,那要我去看妳嗎?孩子一開始說「好」,後來卻說「妳還是不要來。」因為她怕一看到媽媽就再也騎不出去了。這位媽媽表示,孩子平常會依賴大人,但這一次環島是孩子自己想去,於是她就先幫孩子報名,雖然阿嬤會捨不得,但是媽媽覺得要讓孩子「去試試」,假日她就帶著孩子去練騎。

  邱柏修、李國丞、吳悠和蔡欣妤對「學會洗衣服」這件事特別有感觸,因為他們都得自己動手洗衣服。出發環島的那一天,欣妤覺得她是依依不捨的告別了她的「萬能洗衣機」。但此行他們不但多學會了這項生活技能,更學到了「獨立」這件事。「做什麼事都要自己做好,就不用依靠爸爸媽媽。」「這次的環島讓我開始獨立,讓我學習到遇到問題、遇到困難要自己處理、自己想辦法。」尤其是欣妤騎到壽卡時,因大卡車巨大的輪子在轉彎時非常的貼近她,嚇著了她,讓她在騎蘇花時餘悸猶存,非常的恐懼。這一趟路,不論是漫漫爬坡或幽邃的隧道,唯有自己才是此行的主角。試著唸著校長所教的口訣,「上坡換檔,下坡保持距離。」進隧道要「不聽、不看、不動心。」一切就是得學會應變和獨立,照顧自己。

  另外,「學會當一個好公民」,也是單車環島必學的課程之一。校長表示,公民學習屬於一種「克己的修養」,對孩子而言,出門在外,與他人共用一個環境或空間,必需尊重他人使用這個環境和空間的權益。例如:單車成排擺放整齊、公共空間輕聲細語、不奔跑等,這些都是「因情境而時刻學習」,師長也視情境予以指導,是一種強調「我-他人」的關懷倫理。所以,一路上孩子在團體生活、待人處事上,以成為具有公民良好的素養為目標。

  身為大坑的校友,也是國丞的姑姑很肯定這樣的學習方式。國丞回來的這一天,她特地到學校迎接他。她想起以前求學的情形和現在學校為孩子舉辦的單車環島,她說:「我非常非常認同學校,這是一種趨勢,因為教育不是很死板的在課堂上去啟發孩子,有時是透過一種訓練自主的能力讓孩子懂得成長。」

師長的陪伴與守護,是孩子的定心丸

  單車環島不容易,因為除了要有強健體能,更要有智慧把校長的「單車環島六堂課」學會:走出舒適圈、堅持不放棄、相互支持鼓勵、學會獨立、成為好公民和心懷感恩謙卑。孩子不但得試著從行為提升至個人的心智與靈性上做蛻變,還要把杜俊賢教練的「勇氣、堅持、毅力和合作放進行囊」。單車環島對孩子而言有該學的課題,師長又該如何協助孩子預見明日的自己?

  對師長來說,幫助孩子成功環島的重要關鍵是「陪伴」,它是孩子的定心丸。有了大人的陪伴,孩子有勇氣嘗試、不怕失敗。帶領了那麼多屆的孩子參加單車環島,教練和校長不約而同的表示,這是淚水最多的一屆,一路上不時有人哭泣。教練說:很多孩子都是第一次離開父母這麼久,每天在外風吹雨淋,除了騎車、還要早起、又會被教練碎碎唸、不但害怕大車也恐懼未知的前方。出發前家長曾擔心的問起「孩子體力不夠麼辦?」校長表示,目前還沒有碰到過,雖然每一年都有孩子騎到大哭、騎到身體不適,但師長的責任是幫助孩子可以跨越身體障礙、克服難關、超越自己、完成目標,一路陪伴他。「孩子需要人陪,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任何一個孩子。」校長堅定的表示。

  全隊最瘦小的曾昱晴在金山之夜分享這一路上的感受時,百感交集泣不成聲。她想家、又怕狗,在大風的吹襲下,她「很怕被吹到太平洋」。吳玉安也像她一樣,當遇到落山風時,她感覺快被吹走了,所以趕快騎到老師的後面減少風阻。雖然一路惶恐,但有著師長的守護,等到騎完蘇花公路後,他們卻說「蘇花沒什麼啊!」

  第一次環島、第一次出外旅行這麼多天的總務主任楊舒婷,出發前她和孩子一樣既期待又緊張。雖然她週遭的親友一聽到小學生要環島的反應是「瘋狂、魯莽、危險」,懷疑小學生單車環島的心智、體能夠成熟嗎?但是繞行了臺灣一圈後,她發現,雖然走出了舒適圈,但是所有的師長可是為孩子構築了一道綿密牢固的安全網。    

在車水馬龍的高雄市區乘雨南行
在台東關山往花蓮光復的路上遇滂沱大雨,孩子噴濺一身的泥漿

掩不住的喜悅,歷史的一刻,環島成功!

一種無盡、難以言說的愛

  孩子有屬於他本質的潛能,當父母或家人願意讓孩子去發揮他的潛力時,內心不知承擔多少矛盾與焦慮,但這背後卻深藏著無盡的真情和不一定能言說的愛。

  單車環島的最後一日,預計下午兩、三點車隊就可返抵學校,但是按奈不住想見孩子的心,一點左右已經有家長陸續來到學校等待。除了忙碌的準備為孩子接風的慶功宴,他們更是心繫電話的響起,「已經騎到哪裡了?」

  國丞的爺爺和奶奶在燠悶的午後也早早來到學校。對於孫子去環島有什麼感受?奶奶不好意思的笑說:「前幾天睡不著,但是還是要睡。」爺爺則說:「不煩惱啦!去遊玩很好,但不知跟不跟得上別人?」他想想又說:「老師都顧牢牢。」國丞的爸爸還把孩子的寵物小狗多多抱來等小主人。提到有沒有在半路去探望國丞環島的情形?爸爸說:「星期六有去烏石港看他們,在車道等他們。我遠遠的看著他們,車隊都不知道我,他不知道我去。」為什麼選擇用這樣的方式?爸爸靦腆的笑著說:「不要影響他的心情,專心去騎。」

  柏修的外婆和外曾祖父一早也從嘉義搭車北上來到大坑。「去那麼多天很捨不得。」外婆說,環島前她每天要看孫子的line,環島時卻很難聯繫上他。這一天是柏修打電話給她,請她一定要北上來迎接他。外婆不但準備了一束花,更在掛上象徵環島成功的花圈時,塞給孫子一個大紅包,引來其他同學欣羨的目光。

  不論是祖孫或親子相聚,多日不見的思念和喜悅蔓延在四周,有的給予孩子一個大大深情的擁抱,有的則歡心盡情的拍照以紀念這歷史性的一刻,更有父母始終默默、微笑的凝望著孩子,他們眼眶含淚、抿著嘴,深怕一開口,眼淚就會如串珠般落下。

  吳悠的媽媽則以珍惜和鼓勵之心親吻了兒子的同學崑銘。在半年多的體訓中,她對所有的孩子如同自己的孩子般照顧、督促著,而崑銘因體重和體能的關係,直到出發了都對自己能不能完成環島沒有把握。他一路落後,但靠著堅強的意志力始終咬牙堅持。直到騎完蘇花公路,還剩三天就可以回到學校,他卻發高燒,經醫生診斷為流感,禁止再騎單車。他頗沮喪,未完成的單車環島夢怎麼辦?吳悠的媽媽為了幫他補回生病沒騎完的那段路程,找了6個孩子和幾對父母,預計在親職教育日補假日併週休二日(5/6-5/8)要再一次出發,陪他完成。「一個人環島成功沒什麼,全部的人一起成功平安回來那才了不起。」他們這麼認為。

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未來有無限可能

  慶功宴上孩子輕鬆愉快的聊著,大饗父母親堆滿一大長桌的美食。完成了單車環島,一切彷彿可以吃得更心安理得,喝得更暢快無憂。看著這14天來的環島影片,問起校長此時的感受?她笑笑的說「平安回來就好。」一句話道盡了此行最大的幸福,平安歸來。回想起在單車環島的行前會上,父母對於即將遠行的孩子所可能遇到的問題和擔憂一一詢問校方,最後決定放手把孩子交到校長和教練的手上時,校長毫無猶豫的對家長們說:我會全心全力的把孩子給帶回來。」

  騎到了終點也回到了起點,單車環島是大坑孩子的成年禮,旅程結束卻是成長的開始。如果有機會,孩子還願意再騎一次嗎?教練開玩笑的表示,他們應該寧可當記憶。但是從孩子在慶功宴結束後,把教練的行李藏起來不讓他離開,你就知道孩子多麼珍惜這段同甘共苦的時光。臺灣有多變旖旎的自然風光,但單車環島最美的風景卻是親師生和一路相助的人們共同交織的扶持與守望。

  還會再來環島嗎?多半的孩子說會。有自願性的,也有人說如果被父母逼的話,或只要有大人陪,會想再騎。楊主任笑著說:「人生難得有幾次經驗,整個台灣地理會很熟喔!」她還說:「下次想挑戰自己騎!今年開保母車在於支援,自己能夠騎,感動會增加百倍!」倒是卉妤一副輕鬆的說:「未來,無限可能!」 

     

       感謝大坑國小協助採訪

藉著每日的書寫,沉澱所學並和自我生命經驗做對話
張開臂膀,一起擁抱與探索遼闊的世界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