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局電子報第102期

教育隨想
為校園銅像講幾句話
瀏覽數:1164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6-03-15
用LINE傳送

樹立銅像的目的是什麼?究竟我們是在盲目的偶像崇拜,還是表彰銅像主人所帶給我們的價值和典範…



今年二二八連續假期,本市龜山區中正公園內故總統蔣中正先生銅像,在深夜被人使用白色油漆塗寫毀損;中興大學爆發校園內的蔣先生銅像遭人噴上「廿世紀殺人魔」;台中教育大學部分師生則在校園蔣先生銅像上噴漆、張貼標語「獨裁銅像,退出校園」;雲林科大的蔣先生銅像則被人惡搞成肯德基叔叔,銅像被漆成白色、帶上鬍子,手上還抱炸雞桶;在政大圖書館,校方以維修為名,預先將蔣先生銅像以黑布包裏起來避免發生爭端,卻在校園另一方爆發學生張貼傳單,與教官發生口角…

 

■走過篳路藍縷的歲月

讀到以上新聞事件,令我不勝唏噓,我是中壢土生土長的客家人,出生於六○年代,是大家口中的五年級生,從小在所謂的「黨國思想教育」下長大,但我在完整的受教育過程中,讓我懂得:講道義、盡本份、愛我家鄉、愛這片土地…,我清清楚楚記得年幼時整個大環境國困民窮,是誰讓國家安定、帶領台灣走過風雨飄搖的年代;我心裡明白是誰讓台灣人民全面接受教育、脫離文盲之苦;我也清楚記得民國6445日大雨滂沱的夜晚過後,街坊鄰居面色凝重、舉國哀戚、海外華僑及國內各界扶老攜幼前往慈湖謁陵的景象,那漫長而緩慢的祭典儀式,我至今仍深深記得,一轉眼四十年過去了,怎麼過去所有的成長經驗、價值理念全盤被否定了?

我再舉一個例子:近年來台灣各界經常感謝日據時代水利工程師八田與一先生開鑿嘉南大圳、興建烏山頭水庫,讓嘉南平原良田萬頃,我對於辛苦建設台灣的前輩致上最高的崇敬,感謝前人流汗撒種,我們後人才能歡呼收割。但是您知道石門水庫的興建過程嗎?在1841年《淡水廳志》上有一段話:「曹謹探得水源在大姑嵌後山之湳仔莊,蜿蜒約三十餘里;引其流以達中壢,可灌溉數千甲。計議舉行,苦於發源處生番出沒,遂中止。比來開墾日廓,生番遠匿,絕無滋擾患矣。惟大姑嵌之居民屬漳者多,而中壢又多粵人;欲引漳人之水以溉粵人之田,非民所能自辦也。所以弭釁端、拓盛土為百世無窮之利,應俟後之君子!」

石門水庫歷經清代、日據時代,終於在19557月蔣先生任內成立石門水庫籌建委員會,並於19646月竣工,造福新北市、新竹縣、桃園市,提供農業灌溉、工業用水、民生供給,使得北台灣民生安樂、帶動經濟起飛、創建一方繁榮盛景。除了石門水庫之外,民國38年至64年間在台灣有多少篳路藍縷、披荊斬棘、讓未來能水到渠成的基礎建設,蔣先生難道沒有絲毫值得感念的地方嗎?

 

■校園中消失的二宮尊德銅像

現今台灣的國民小學如果創立於日據時代,校齡夠久,校園內一定曾經存在過「二宮尊德先生-負薪讀書像」,這是日據時代被稱為「全日本最多的銅像」,幾乎每一所學校都會樹立一尊這樣的銅像。二宮尊德先生是日本江戸時代重要的農政家、思想家,他年幼喪父家貧,為維持家計照顧幼弟,白天砍柴、晚上編織草鞋,仍不忘珍惜時間努力讀書,長大後進入幕府成為大臣,引領日本進入明治維新時代,因此日本政府大力表彰他的德行。在日據時代台灣各地設立的公學校裡,也遵循日本教育體制,在校門入口處樹立一尊「二宮尊德先生-負薪讀書像」,鼓勵所有的學子把握光陰、認真讀書。

原本這校園內最多的塑像,在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國因資源缺乏竟將這些銅像大量徵收、重新融鑄作為製作砲彈之用,而其它一些以石材製作逃過一劫的二宮尊德先生塑像,最後也在台灣光復之後,受到「去日本化」的風潮影響,逐一被各校銷毀廢棄。

讀完這段歷史,您心裡是否戚戚焉?我們是不是同樣的情境、同樣的問題,一再反覆出現?銅像何辜,為何樹立它又推倒它?我們是在盲目的偶像崇拜,還是在表彰銅像主人所帶給我們的價值和典範?

 

■那年我在廣興國小修復與遷移國父銅像

在民國9197年間,個人於廣興國小擔任校長,學校的前庭相當狹窄,一進校門正門處立了一尊國父水泥製塑像、右邊十公尺處又有一尊石製孔子像,兩尊銅像在校門口相依為伴歷經數十寒暑,國父銅像的右耳、右肩不知於哪一年崩毀,變成「身心障礙人士」,但他仍日日夜夜看護著廣興學子上下學。

前任校長編製了一個中長程發展計畫,預計改造前庭:保留國父、遷移孔子、再設一警衛室,我與新任總務主任李彥霖反覆討論好久,最後大幅修訂計畫:改變動線、保留孔子、遷移國父(修建過程詳見:http://163.30.90.143/~web/new3/page13.htm所記載),做如此更改並不是個人的喜好或偏見,而是經過反覆討論、透過校內民主程序達成共識而修定完成的。

最後遷移下來國父銅像,我利用公餘時間以塑鋼土重新為其修補右耳、添加右肩、再移入美勞教室,成為學童美勞課時寫生或素描的題材。當時低年級的孩子們擠在一起看我在做這件事,還七嘴八舌的說:「你看、你看,國父有耳朵了、國父在笑了…」銅像不再是冷冰冰的擺設或裝置,而是有溫度的、有情感的生活教育題材。

 

■銅像不是不能拆,而是要符合程序正義

說這些故事,並不是說銅像有多偉大不能動、不能拆,而是我們自詡自己是個有情有義的台灣人,怎能昧於歷史,隨著時下政治起舞?又怎能像義和團似的,成天喊著「轉型正義」,而不顧「程序正義」恣意而為呢?況且這些銅像當初會在校園中設立,一定有其緣由、歷史契機、發展脈絡,怎能說切斷就切斷、說砸毀就砸毀?

學校管理者應把這些銅像視為學校歷史的一部份,是文物也是資產,必需妥善保存,善盡管理之責,怎能隨便為外人搗損破壞呢?倘若舊了、壞了、不合時宜想拆除,就循校內民主程序進行表決、或依財產管理辦法進行報廢吧。

二二八前夕發生一連串的破壞銅像事件,無助於轉型正義,掀起仇恨只會不斷挑起雙方的對立與更多的仇恨,誠如台北市長柯文哲先生所言:「歷史就是歷史,留著就好。」呼籲大家記取歷史教訓、走出悲情、珍惜共同擁有的現在,以互信互愛展望未來。

慈悲感恩、天佑台灣。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