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教育隨想/教育局電子報第98期

教育隨想
秣馬厲兵談語文競賽
瀏覽數:688
桃園市中原國小 張明侃 2015-10-21
用LINE傳送

既然要去參加比賽,絕對是要經過嚴格的訓練和磨練,否則「放牛吃草」、「把孩子送去戰場當砲灰」這才是真正的殘忍,就像在演講場上,看見孩子無助的發呆,忍受那麼多雙評審、觀眾的眼睛注視,那心理傷害是多麼的巨大…



 


一年一度的語文競賽,從暑假開始各鄉鎮區就陸陸續續展開了校際間的競賽,到了十月中旬完成了縣市決賽,如果獲得優勝的選手,在十一月底時又將邁入新的階段,迎接全國賽的挑戰,在此祝福所有準備參加全國賽的選手,預祝大家做最好的準備、拿出平時積累的實力、在激烈的全國賽中,展現出自己精湛的一面,為縣市贏得閃亮亮的金牌,也為自己贏得漂亮的人生桂冠。

 

■語文競賽的歷史發展

語文競賽是一項歷史悠久的賽程,遠從民國35年開始,在臺灣光復之後,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為了推行國語,舉辦「臺灣省第一屆全省國語演說競賽會」,是為今日全國語文競賽最早的雛型,而後逐年增擴比賽項目、增加比賽組別、擴大辦理規模,至今已將近有七十年的歷史了。

比賽的項目原本只有國語文:演說、朗讀、字音字型、作文、寫字(書法)基本五項,到了民國87年時,政府大力推動本土教育,將原本語言別擴增為「閩南語」、「客語」、「國語」三大類,以至於比賽有了:國、客、閩語演說;國、客、閩語朗讀;國、客、閩字音字型;加上作文和寫字這兩項,變成了11項競賽類別;到了民國89年之後,又將「原住民語」的演說和朗讀兩個項目納入,而原住民又有不同的族群,先後總共列有16種的原住民族語。

此外,參加的選手有:國小組、國中組、高中組、教育大學院校組、教師組、社會組,比賽的成員也幾乎涵蓋了各個年齡層,讓這項比賽豐富而多元。

 

■從簡單到複雜的轉變

當一個比賽從原本的推行國語、檢核實施成效的簡單競賽,變成國家級的語文競賽,類別是如此繁複而龐雜、參賽選手是如此不同而多樣,漸漸地變成承辦單位的沈重壓力,也是所有參賽選手心中忐忑不安的嚴峻考驗。

尤其是當這個比賽不再只是比賽,變成學校的榮譽、辦學的指標、縣市文化成就的判斷依據,相對帶來的壓力,就會不斷地加乘與累積。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創作系教授廖玉蕙曾在報章上投書批評:「將資源集中少數人,又集訓、又敘獎的語文競賽,訓練少數秀逸份子過關斬將,從班級、校內、校際、縣市直達全國,一路扶搖直上,把教育搞成精英特訓,對語文教育的推廣真有實質的效益嗎?」

另外一方面,個人曾經多次在鄉鎮區賽的比賽現場上,看見國語演說組的孩子,上台以後無詞可說,驚惶無助的在台上等待時間一分一移的流逝(國語演說組是即席演講的方式進行);也曾看見過作文組的孩子,使用鉛筆書寫、全篇份量不到500字、還在稿紙下方非常盡責的寫上了學校、姓名(作文組採彌封閱卷、並不得使用鉛筆書寫);也曾碰過閩客語演說組的學生,能在比賽的5分鐘內,將題目內容說得婉轉逗趣、表演得眉飛色舞,可是下了台以後,一句閩客語都不會講(閩客語演說組是事先公布三個題目,學生將比賽內容全部背起來。);也曾經聽過多所學校承辦人辛苦抱怨:找不到老師願意參加比賽;也沒有老師願意花時間去指導學生:比賽時要注意哪些技巧和細節?

以上這些都是問題,語文競賽差異情形為什麼會這麼大?到底語文競賽該怎麼做比較好?而我們身為教學第一線的基層教師,該要怎樣面對和因應,才能讓語文教育更落實?

 

■教育與訓練的思辨

任何的比賽,絕對不可能輕輕鬆鬆就獲得冠軍盃,所謂的:「快樂學習!」根本不是像吃棉花糖那樣柔軟甜蜜可口,而是要保持一顆樂於學習的心,咬緊牙根、努力超越,進而享受自我超越的成就感、喜悅感,這才是「快樂學習」真正的精神和意涵。相同的,參加語文競賽也不可能手搖羽扇、談笑間就可以上場比賽的,而是辛苦訓練、養成紮實的基本能力,在激烈的競賽中,保持冷靜、展現出穩定的實力。

個人認同廖玉蕙教授所說的:「不要把教育搞成精英特訓!」但是,既然要去參加比賽,絕對是要經過嚴格的訓練和磨練,否則「放牛吃草」、「把孩子送去戰場當砲灰」這才是真正的殘忍,就像在演講場上,看見孩子無助的發呆,忍受那麼多雙評審、觀眾的眼睛注視,那心理傷害是多麼的巨大。

回到問題的源頭:辦理語文競賽的目的是什麼?可不可以不要辦這項語文競賽?可不可以不要去參加比賽?或者,可不可以只給那些「想去比賽的人去比賽」?

這樣的處世邏輯又不對了:遇到困難,甘脆就不要去碰它!做了會有許多麻煩,甘脆不要做!想做的,就讓他流血流汗,不想做的,就可以在旁邊休息納涼…,這樣的生態環境,只會使教育每況愈下,讓大家流於平庸,不想再有任何進取表現了。

 

■怎樣讓這個工作變得更好?

語文比賽辦理了將近七十年的歷史,自有它的價值與意義,但是也該有所檢討和調整,我個人有以下建議:

一、整併部份項目或調整部份比賽規則:有些不屬於學校教的、不屬於該年齡層的項目,建議整併或刪除,例如:國小階段的閩、客語字音字型組。有些組的比賽規則還可以再調整,例如:國小階段的國語演講,即席演講對學童來說難度太高;而閩客語的演講,事先公布3道題又太容易了,宜事先公布幾個方向的類題,如:學校生活類、家庭生活類、養成良好習慣類…等方向,讓孩子們能事先去做準備。詳細檢視各項比賽類別和規則,整併、調整或刪除,讓賽事更單純化一些。

二、落實現場教師教學能力和指導能力:任何的比賽都植基於正常化教學,倘若每個老師都能精進教學能力,盡全力把每一個孩子的基本能力帶上來,讓每位學生「聽、說、讀、寫」能力樣樣精通,選手就在每一個學生之中。因此,學校端要經常辦理語文科各項教學研究、研討會,提振每一位老師的教學力和指導力,讓孩子們受到更完善的教育和指導,不至於有上台之後瞠目結舌的情形發生。

三、建置豐富的教學資源庫:過去比賽得獎作品資料不易取得,老師和孩子們也不太能夠確切知道評審標準是什麼?什麼才是真正好的表現?現今資訊發達、網際數位媒體取得容易,學校應建置豐富的教學資源庫,讓孩子們多觀摩學習、參照演練,自然能夠提升自我的眼界和水準。

四、改善教育現場風氣:老師為什麼不想參加比賽?為什麼不想指導學生去比賽?因為沒有壓力、也沒有迫切需求,久而久之就變成老師個人的「職業道德」和「教育良知」問題:願意做的人認真去做,沒有太多獎勵;不願做的什麼都不做,也不會怎麼樣。在這樣的環境和制度下,當然會使得各項工作愈來愈難以推行。

現階段教師評鑑和考核制度未改善之前,學校行政單位只有不斷正面陳述、喚醒老師的熱情和使命感,給與必要的支持和協助力量,讓老師願意去自我實現、自我超越,讓善的力量在親師生之間充盈擴散,這才是真正要翻轉的校園氣氛。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