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親子專欄/教育局電子報第71期

親子專欄
陪考
瀏覽數:2240
無 黃登漢 2002-01-12
用LINE傳送

  孩子求學過程中總是有許多大考的機會,然而隨著升學制度的改變,以往那種考場如戰場的肅殺,已經不再,而陪考如戰場後勤補給的氣氛,也當然就逐漸淡化。我們身為父母,在陪考的一次次經驗之中學習很多,瞭解到其實孩子在面臨這樣的重要考試時,當場最需要的是輕鬆自在的心情,才能正常發揮實力,而不是一大堆所謂陪考的萬全準備,因為讀書讀了幾年下來,讀得好不好已經很清楚了,最後所作的努力,只是臨時抱佛腳,幫助有限。


大兒子考高中聯考的時候,正巧我們幾個朋友的小孩也都是同屆考生,陪考的人馬簡直就像是出團旅遊一樣,幾對夫妻還帶著其他小孩一起到考場陪考,場面還真有些浩大。陪考的過程本該是有點辛苦,還好朋友們都在一起,就像是在聚會一樣,聊著聊著時間就過去了,考場鐘響,孩子們出來稍事休息一下,我們陪著隨意聊聊,讓他們放鬆心情,也就扮演了很好的父母角色。

 

倒是一起跟著來陪考的小兒子,不知道要幹嘛,四處東晃西晃地,一臉枯燥乏味的表情,還好,朋友的孩子帶著小兒子去遠處的籃球場打球,替我們解決了一個問題,畢竟在炎熱的天氣要小孩子安靜地待著,實在太困難了。而且與旁邊的其他家長比較起來,我們的準備實在太不足夠了,別人手上不只有著可以打發時間的報紙、雜誌,還準備了草席,更不要說像是結冰礦泉水、零食、餅乾、飲料等等補給品,相較之下我們幾乎就是兩手空空的來陪考,除了幾張童軍椅跟扇子之外,什麼也沒有。

 

中午時間接近,另外一位好朋友,不僅僅是要慰勞考生的辛苦,特地去買了麥當勞漢堡給孩子們當中餐,也體諒到我們陪考的辛勞,順便將其他人的便當也都買好送來,這位好友的孩子都還很小,距離參加聯考還遙遠的很,但他總是把我們的孩子視如己出,這樣的交情也真是令人感動。

 

吃完午餐之後,很多考生都把握著中午比較長的休息時間,把課本、講義、考卷或者是自己整理的筆記拿出來猛啃,只有大兒子還是一副老神在在。老婆於是問他:「你也帶了一些書,要不要拿出來複習看一看?再猜一猜題目?」

 

「不用啦,唸書唸了三年才來考聯考,在最後這一小時去猜題,能差多少分?搞不好還因為去背那些猜題的內容,把自己搞得更緊張。算了啦,我帶書來只是讓自己安心一點,其實我覺得跟大家聊一些有的沒有的,才更可以讓心情自在點,考試更可以正常發揮。」大兒子一派輕鬆地說著。

 

既然他這麼說,我們當然就陪著他聊天,度過了每個科目中間的休息時間。就這樣,陪考初體驗落幕,我們沒有做太多準備,所以也不是特別辛苦。

 

等到三年之後,我們家的考生變成兩個,但是小兒子的高中入學是參加推甄考試,學校對於這個考試格外慎重,派了班導師統一領隊帶去,我們就免了陪考的機會;大兒子的大學聯考,我們根據舊有經驗,學著當年的其他家長,準備了一大堆的吃喝玩意,還有適當的書報雜誌,不過等到陪考的當天來臨,炎熱的天氣跟戶外的場地,大兒子在中間的休息時間說真的吃不了什麼東西,頂多喝喝飲料消暑,而對於陪考的我們來說,原想藉閱讀打發時間,然而刺眼的陽光,看起書來十分不舒服,導致這麼多的準備,似乎有些多餘。

 

小兒子考大學的時候,正好是學制改變的第一年,聯考不再是聯考,分成學測跟指考,入學方案也五花八門的,寒假考一次,暑假又得考一次,變得很複雜,但是他很有自信的安慰我們:「管他要考幾次,考就對了,在學校大大小小的考試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哪怕多一次。」

 

但是那年寒假正巧我們跟朋友相約了出國旅遊,跟他學測的時間有所衝突,於是安排兩個兒子住在外公外婆家,學測第一天先由他哥哥陪著去,第二天我們已經回到台灣,再由我們去陪考。第一天,已經念大學的大兒子非常盡責扮演陪考的角色,早上外婆準備好早餐讓兩兄弟飽餐一頓之後,外公就打電話叫計程車,他帶著弟弟去考試。除了在休息時間聊聊天,中午兩兄弟在考場附近的餐廳用餐,一切都這麼讓我們放心。

 

隔天換我跟太太去陪考,我們送小兒子進考場之後,就在附近的咖啡館歇著,等到中午休息時間接近,再去考場帶孩子來咖啡館用餐。這樣陪考的方式輕鬆多了,一方面我們不用準備太多補給品,咖啡館裡書報雜誌隨手可得,不怕時間漫長悶著無聊,另一方面,在中餐的休息時間,我們不用花時間力氣找餐廳吃飯,也不用窩著樹下吃便當,兒子就在咖啡館裡好好用餐休息,靜下心來迎接下午的考試。

 

迎接暑假的指考時,我們一樣在小兒子的考場附近,找了一間餐廳作為陪考基地,想要如法炮製學測時那種模式,除此之外,由於那一天氣溫特別的高,老婆堅持至少要準備一些結冰的礦泉水,讓兒子在中間的休息時間,可以立刻舒服地喝到清涼的水解暑。女兒這次跟著我們陪考,感覺十分有趣,因為整天待在有冷氣的餐廳裡,又有好吃的食物,讓她此後直嚷嚷著希望哥哥們多考試幾次,她才能經常的陪考。

 

又過了幾年之後,女兒也變成了國中考生,但是她就讀的國中規劃很周延,因為考場離學校算是相當遠,學校本身就安排了老師跟交通車,還有其他的陪考相關需求,學校都一手包辦,包括飲用水、午餐、中午休息的空間等等,讓我跟老婆很放心,在考試當天,只是把女兒送到學校,好像一般上學日一樣簡單。

 

等到女兒考大學學測時,她就讀的高中也是一樣都把陪考相關事項處理好了,學校還在考場設置她們專屬的休息站,提供各種服務,這樣的安排,對家長實在是最大的幫助。但是老婆還是很在乎女兒需不需要我們到場做精神支援,女兒也很誠懇的回答:「不用了啦,學校都有準備了,而且我也有這麼多同學可以作伴講話,倒是你們去那邊耗著一天沒事做,也太無聊了,還是別去了。」於是,我們就放心地讓她跟著學校去參加學測,只是捎上一句加油作為關心的祝福。

 

孩子求學過程中總是有許多大考的機會,然而隨著升學制度的改變,以往那種考場如戰場的肅殺,已經不再,而陪考如戰場後勤補給的氣氛,也當然就逐漸淡化。我們身為父母,在陪考的一次次經驗之中學習很多,瞭解到其實孩子在面臨這樣的重要考試時,當場最需要的是輕鬆自在的心情,才能正常發揮實力,而不是一大堆所謂陪考的萬全準備,因為讀書讀了幾年下來,讀得好不好已經很清楚了,最後所作的努力,只是臨時抱佛腳,幫助有限。

 

所以,父母親的在乎與關注也是一樣,平時就要關心孩子的課業和學習狀況,瞭解他的程度如何,有哪些困難,並且讓他感覺到家人的支援,遇到問題的時候,他才會願意尋找父母的協助。最糟糕的就是,在平常不夠關心,也不瞭解孩子的學習狀況和能力,只是滿懷著期望,然後在大考當天費盡心力做了許多陪考的工作,如此一來,只是讓孩子增添更大的壓力和負擔,畢竟考試是考三年來的學習,行不行早就已經成定局了。


黃登漢的部落格:http://yell451015.pixnet.net/blog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