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親子專欄/教育局電子報第68期

親子專欄
爺爺教數學
瀏覽數:2145
無 黃登漢 2012-10-23
用LINE傳送

  一般人的觀念,總覺得撲克牌只是遊戲甚至賭博的工具,其實在各種牌類遊戲之中,包含了許多數學與邏輯的概念。抽鬼牌學習基本的配對邏輯,接龍跟心臟病有著基本數列學習,撿紅點著重十進位的練習,九九針對百位數以內的加減法,十點半更是包含了小數的概念,步歩高昇用機率的稀有性決定了牌組的大小,十三張刺激大腦思考各種組合的可能性。到了拱豬與橋牌,還要思考推測對手及隊友手上的牌組,隨著出牌的結果不停修正預測。


因為結婚之後住得離老婆的娘家很近,所以孩子小時候在唸書之前,都是由我岳父岳母照顧,我們兩夫妻每天下班之後,都會去看看孩子,順便在那兒吃晚餐。即使孩子唸了國中,在假日,我們仍然會過去吃頓飯聊聊天,因此,孩子跟外公外婆都非常親密。

 

我的老丈人是一個生活非常簡單的人,退休後每天除了買菜、洗碗、洗衣服這一類的家務之外,偶爾就是出門跟朋友打打麻將,當然,幫忙帶孫子是很辛苦的,大部分時間都得耗在孫子身上,多半的時間就在家看看電視、逗逗孫子。真的閒得無聊,他就會拿出一副撲克牌,開始玩起單人的排金字塔遊戲,這遊戲的規則非常簡單,相信許多人都玩過,只要兩張牌的總合是十三就可以解開,老K則是可以直接拿走,不過規則雖然簡單,要解開金字塔還是需要一些策略跟運氣的。

 

孩子每天都看到外公這樣玩撲克牌,慢慢地在心中形成對這個遊戲的概念。有一個假日的下午,小姨子、小舅子都回來,大家在丈人家裡聚會好不熱鬧,兒子抓著一副撲克牌,有模有樣地在一旁堆起金字塔來,我偷偷觀察著他到底要玩什麼,卻被嚇了一大跳。他堆的金字塔層數雖然不對,解金字塔的過程也不合規則,可是在將牌配對的過程,卻都遵循著相加要等於十三的邏輯,這真的讓我十分驚訝,孩子才三歲多,即使口頭數數不是問題,對數字的抽象概念完全不懂,怎麼能夠就這樣學會加法呢?

 

「爸爸問你喔,你怎麼知道撲克牌怎樣配對可以拿走啊?」

 

「爺爺每次要拿走都是這樣配,我跟他一樣啊。」兒子從小就把岳父、岳母稱做爺爺、奶奶,所以我們聽起來也很習以為常。

 

「那你知道那兩張兩張撲克牌,加起來是多少嗎?」

 

「不知道,可是我會配喔。」

 

聽到他這樣的回答,我決定開始試試看兒子說的是真是假,把整副撲克牌攤開讓他配對,果然都能夠正確挑中,這是很不錯的數學觀念,一般小孩在配對的時候,通常只會配對數字相同的牌,因為還沒有任何觀念,只能從外觀上去認識撲克牌,所以大概都只會玩抽鬼牌之類的遊戲,要建立不同牌面的關聯邏輯,真的很不容易。

 

一旁的岳父、岳母看到了,也覺得兒子很聰明,便急著想要教他其他的撲克牌遊戲,但是話說回來,一個小朋友,哪有辦法這麼快就學會新的撲克牌遊戲的邏輯呢?這一天的教學,當然是沒有什麼進展。

 

不過從這一天之後,祖孫三人又多了一項可以一起從事的活動,只要岳父或者是岳母有空,就會陪著兒子玩撲克牌,偶爾甚至是三個人一起玩樂競賽,看到小孫子的進步,兩老越是樂不可支,兒子學到的東西當然就越來越多、越來越深入複雜。從簡單的排七接龍到撿紅點,甚至是十點半、二十一點,每隔一陣子他就會很高興地找我陪他玩他學會的新遊戲。

 

在一個照例的晚餐後,兒子又拉著我要玩牌,岳父、岳母聽見了,嘴角掩蓋不住的笑意,讓我十分好奇。

 

「你現在這麼厲害,那我們要玩什麼呢?二十一點?」二十一點算是兒子會的遊戲中,數學加法最難的,他卻特別喜歡,只因為看起來很像在玩電影裡才會有的賭博遊戲。

 

「不是。」他搖搖頭。「我們來玩撿紅點。」他一說完,就自顧自地發牌。

 

對於他的回答我有點出乎意料之外,畢竟小孩子總是喜歡玩新遊戲,撿紅點相加為十的配對方式,對他來說也不新鮮了,或許他只是換換口味吧,我這樣想。玩完之後,按照慣例是我幫他算分數,想不到,他竟然自己拿著牌開始算分數了,雖然他算得很慢,進位的時候還經常倒退,四十八加六會變成三十四,還要想一想才重新計算,不過他有了超過二十的數字概念,還能一路加上去,真的又是一大進步,原來岳父、岳母嘴角的微笑是因為這樣啊。

 

「爸爸,我輸了,唉唷,還是玩二十一點才會贏。」他花了好一段時間終於計分完畢,對於勝負多少還是挺計較的。

 

「沒關係,你會自己算分已經很厲害了,可是我可以教你一個更快的算分方式。」

 

「真的嗎!要怎麼算?」兒子眼睛為之一亮,又興奮了起來。

 

「剛剛撿紅點配成一對的不是剛好都是十分嗎?你要算分數的時候,也按照這個方式配對,那每一對都是十分,加起來就更快了,只要花時間在算那些湊不成對的就好。」

 

「哇!真的喔!那爸爸我們再來一盤!」

 

從此之後,兒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就少不了撲克牌。到後來的步步高升、十三張,甚至是後期的拱豬、橋牌,他不停的練習舊遊戲,也持續向我學習新遊戲,我只能慶幸自己還算可以,會玩的撲克牌遊戲不少,能教給兒子各式各樣的規則。

 

有些家長求好心切,希望孩子從小就能在數學上能領先,買了很多數學練習本,有的甚至就把幼年的孩子送去珠算班、心算班等等,可是年紀還小的孩子,對於正式的課程,尚未成熟到能好好地靜下心來學習,多數都會比較排斥這樣的才藝。

 

一般人的觀念,總覺得撲克牌只是遊戲甚至賭博的工具,其實在各種牌類遊戲之中,包含了許多數學與邏輯的概念。抽鬼牌學習基本的配對邏輯,接龍跟心臟病有著基本數列學習,撿紅點著重十進位的練習,九九針對百位數以內的加減法,十點半更是包含了小數的概念,步歩高昇用機率的稀有性決定了牌組的大小,十三張刺激大腦思考各種組合的可能性。到了拱豬與橋牌,還要思考推測對手及隊友手上的牌組,隨著出牌的結果不停修正預測。

 

知識能力的培養,通常隱含於各式各樣的日常生活中,才藝班或許有著較為專業和完整的訓練,富有娛樂性的學習卻是更好的入門途徑,從「爺爺的撲克牌」開始,兒子建立了基礎的數學概念,並且從撲克牌遊戲中,一路進步成長。數學不外乎邏輯與記憶,兒子透過遊戲的訓練,在往後的數理科目拿到了不錯的成績,然而更讓人欣慰的是,他總能透過一些例子將數學跟撲克牌連結,增加一點學習趣味。而孩子能夠快樂地有效的學習,相信是所有做父母親最開心的事情。

 


黃登漢的部落格:http://yell451015.pixnet.net/blog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