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親子專欄/教育局電子報第66期

親子專欄
童話故事是很好的幼兒教育輔助工具 「寫信給聖誕老公公」
瀏覽數:1957
無 黃登漢 2012-08-25
用LINE傳送

  其實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無論是童話故事、神話傳說或者是鄉野傳奇,很多時候都會被拿來當做教育的輔助工具。因為很乖,所以能從聖誕老公公那裡得到禮物,相對於父母親給的禮物獎賞,其中的魅力和影響力似乎強得多。尤其對於幼小的孩子而言,大人的教訓未必容易理解,如果單純的講做人做事的道理,或許怎麼也說不通,可是用一些故事內容當作溝通的管道,往往會讓說教這件事變得更容易,孩子也更可以瞭解父母親到底想說些什麼。

隨著天氣越來越涼,楓樹上的葉子悄悄染上紅褐色的顏料,大自然的秋天逐漸轉換成冬季,大街上的商家,也已經開始把店面偷偷換上紅色、綠色系的擺設,有的還會用上一些金色、銀色和白色,更增添了熱鬧華麗的感覺,街頭巷尾播放起各式聖誕歌曲,濃厚的佳節氣氛,很早就開始散佈起來。

 

那時女兒才在剛唸幼稚園,大概也是她開始對聖誕節有點概念的時候,以往她收到聖誕禮物,只知道是禮物,而無法了解跟聖誕節的相關性。或許是已經到了懂事的年紀,或許是在幼稚園跟同學、老師的交流讓她吸收很多資訊,她第一次主動對我們開口,想要聖誕節禮物。

 

「爸爸,我聖誕節禮物想要一個男的芭比娃娃。」她坐在汽車的後座,向我們開口。

 

「嗯,聖誕節禮物應該不是找我吧。你知道是跟誰要嗎?」我一邊回答,一邊在心裡納悶什麼是男的芭比娃娃。

 

「我知道!聖誕老公公!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裡,所以爸爸,你幫我跟他說。」女兒睜大眼睛,神情中傳達出祈求的訊息。

 

「嗯,我怕我會忘記耶,而且聖誕老公公很忙,我不一定遇得到他,這樣吧,你寫一封信給他,我幫你拿去寄,好不好?」

 

回到家之後,女兒就跟我要信紙,花了好一段時間,我才從家裡翻出一些已經有些陳舊的信紙,她立刻在客廳的茶几上,認真地寫起信來。畢竟她還在念幼稚園,注音符號也是才剛學,一邊寫著,她還一邊問我注音符號怎麼拼。終於經過了大概一個小時,女兒興高采烈拿著寫好的信來給我看。

 

「爸爸,你看這樣子可以嗎?」

 

我把信紙接手過來,一看真是啼笑皆非,一方面她才剛學會拿筆不久,寫得不是很整齊,另一方面拼音有很多錯誤,我認真讀了幾遍,還是不大瞭解其中的意義。

 

「爸爸,你幫我念一下嘛!」

 

「說真的,爸爸有點看不懂耶,這樣子聖誕老公公會不會也看不懂啊?還是你要什麼禮物,爸爸幫你寫信好了?」

 

「不要!我要自己寫!」女兒似乎有點生氣,把信紙搶過去就跑上樓去。

 

在不久之後我也跟著上樓準備休息,卻在房間裡看到女兒一邊唸著句子,老婆則是一邊幫她寫成信,老婆很貼心,她怕女兒看不懂信的內容,搞不清楚媽媽到底寫了什麼,所以,一字一句都還是用注音符號慢慢拼寫而成,母女倆高高興興地一邊討論著一邊寫著,洋溢著一股期待的氣氛。

 

等到女兒去睡覺了,我才把那寫給聖誕老公公的信拿出來看,看到了信中的內容,讓我覺得女兒對聖誕老公公也很貼心。

 

「親愛的聖誕老公公:今年我很乖,希望得到的聖誕禮物是一個男的芭比娃娃,如果沒有的話,女的芭比娃娃也可以,謝謝你。」

 

在信紙的最後,還有女兒用歪歪斜斜的字體寫下的名字,說真的,一個幼稚園學生要用國字寫名字,實在很不容易。然而,我對於信的內容有點困惑,於是問了問老婆。

 

「到底什麼是男的芭比娃娃啊?芭比娃娃不都是女生嗎?」

 

「唉呀,男的芭比娃娃就是肯尼啦!妹妹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上次他去同學家看到的,覺得很新奇,因為第一次看過有男生造型的娃娃。」

 

「喔,原來是這樣啊。」

 

過了兩天,我們煞有其事地拿了一個信封,在上頭寫上聖誕老公公為收件人,帶著女兒去投入郵筒裡,其實,真正的那封信,已經被老婆收在抽屜裡妥善保存,投入郵筒的,不過是一個沒有郵票、沒有地址,只有收件人的空信封袋。即便如此,女兒認為自己完成了很重要的任務,終於把心意表達給聖誕老公公知道,可以期待著聖誕禮物的到來。

 

在等待聖誕節的期間,我還是叮嚀著她:「你要知道,聖誕老公公會觀察小朋友乖不乖巧,才給她們禮物的,可不是你要什麼禮物,寫信跟他要就能得到的。所以啊,你還是要好好當個乖孩子,知道嗎?」

 

「我知道!我到聖誕節之前都會很乖!明年也會很乖!以後都會很乖!聖誕老公公就會每年都給我禮物!」女兒很認真的說著。

 

聖誕節前夕,女兒從幼稚園拿回來了一隻自己製作的聖誕襪,非常精緻可愛,一直跟我們說,希望聖誕老公公把禮物放在襪子裡,我聽著她的童言童語,一邊苦惱著怎麼附近都買不到肯尼娃娃,一邊苦惱著到時候該怎麼把禮物塞到那只放得下手機的襪子裡。

 

十二月二十五號,女兒一醒來就急著摸索床頭的襪子,只從裡頭發現了幾顆巧克力,十分失望地跟我們說:「給聖誕老公公的信一定是寄丟了。」沒想到盥洗完畢,下樓準備吃早餐的時候,她看見聖誕樹底下的禮物,眼睛立刻為之一亮,拆開包裝紙之後,雖然只是另一個芭比娃娃,不是她首選的肯尼娃娃,她依舊非常的興奮:「太好了!我的芭比娃娃有伴了!太好了!聖誕老公公有收到我的信!」看到她這麼開心,我跟老婆心中也覺得真是太棒了。

 

 

其實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無論是童話故事、神話傳說或者是鄉野傳奇,很多時候都會被拿來當做教育的輔助工具。因為很乖,所以能從聖誕老公公那裡得到禮物,相對於父母親給的禮物獎賞,其中的魅力和影響力似乎強得多。尤其對於幼小的孩子而言,大人的教訓未必容易理解,如果單純的講做人做事的道理,或許怎麼也說不通,可是用一些故事內容當作溝通的管道,往往會讓說教這件事變得更容易,孩子也更可以瞭解父母親到底想說些什麼。

 

追尋如夢似幻一般的聖誕老公公,看起來太過不實際,然而讓孩子經歷這樣的過程,也是成長階段所必經的,懷抱有著童心成長,有著童話故事裡天馬行空的幻想,才會讓孩子童年歲月的色彩豐富鮮豔。總有一天,他們會發現自己的父母親就是聖誕老公公,但是當年那一份赤子之心,卻不會隨著事實的揭露而消滅,也因為保有這一份記憶和心情,才能讓孩子在長大之後,依舊能享受夢想、體會純真快樂的美好。


黃登漢的部落格:http://yell451015.pixnet.net/blog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