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目前位置:首頁/教育局電子報/親子專欄/教育局電子報第33期

親子專欄
Ernie又闖禍了!
瀏覽數:4288
無 簡榮霖 2009-05-02
用LINE傳送

Ernie, you make a big trouble again.

一下子,家裡氣氛變得異常寧靜。一個坐在沙發上縫著針線的發怒「慈母」,一個面對牆壁掉淚的「暴力小孩」,一個愣在當場的「可憐爸爸」,唯一聽得到的聲音就只有Ernie斷斷續續的抽搐聲......



Ernie,我的愛!系列小品(九)   2009.02.07

 

    才剛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誰知道才一開門,就聽見老婆訓斥Ernie的聲音,讓正想好好吃頓沒有壓力晚餐的我,有著許多的無奈。撇眼一看,我們家的Ernie,臉上還掛著未乾的眼淚。雖然老婆多次制止我不要在她教訓兒子時插嘴,但還是心疼難過到抽搐的Ernie,只好硬著頭皮、裝著笑臉出面解危。

    『老婆,不乖的Ernie惹妳生氣了嗎?小心生氣過多會變老喔!Ernie趕快跟媽媽說對不起,以後不要再犯錯了,知道嗎!』。

     『你兒子實在太不像話,下午學校放學時,竟當著我這個讀經志工媽媽的面前,出手追著同學打,我都已經當面喝止,Ernie還是打了同班同學,這樣的行為可以容忍嗎?我不罵他可以嗎?難道還要鼓勵他嗎?兒子這樣的暴力行為,不只是我這個媽媽的責任,你也應該對他的錯誤行為負責吧!』。

    原以為拍拍馬屁就可以解圍,誰知道一出口就「踢到鐵板」。我當然知道孩子犯錯,老婆才會加以訓斥,不過,兒子罵完罵老子,老實說心情還真有點不爽。忍、忍、忍,為了付諸與Ernie之間的男人協定(有難互相幫忙),還是低聲下氣的勸老婆不要太過生氣。

    老婆一點都不買帳,並以嚴肅的表情表示『Ernie幼稚園時也發生過打架事件,當時聽你勸告,暫時饒過他。現在已經一年級了,還擔任他們班上的讀經小老師,竟敢不聽我這個媽媽的話,在我面前跟同學打來打去,這樣的行為,還不該處罰嗎?』。

    抽搐中的Ernie,突然大聲反駁說『是同學先打我,我才追過去打他,媽媽叫我不要打後,同學又跑過來再打我一次,我又不是故意的!』。對於Ernie的反駁,老婆更加生氣,要Ernie在牆壁前罰站,自己檢討有沒有做錯,還要自己提出處罰的方式。

    『老公,Ernie沒做錯事的話,我才不想說他,我也想當一個溫柔的媽媽,可是錯誤的行為還不只這件事。』天啊!Ernie你還真夠皮,叫我怎麼幫你。

    老婆接著又說了Ernie的豐功偉業。『玉玲老師為安撫他們班的這群「小魔鬼」,好心的準備相當多的下課時間玩具。下課時,Ernie不小心將一顆刺刺球(球上有一顆顆凸起塑膠粒,約60元)搞丟了,老師說沒關係,只要將家裡類似的刺刺球,拿來班上還就可以。結果,聰明過頭的Ernie,竟異想天開,只想用最便宜的塑膠球(一般球池用的彩色塑膠球,約2元)敷衍。老公,不曉得這小子是聰明過頭,還是刻意敷衍,一旦養成這樣的習慣,我們最期盼的正常人格教育,豈不是空談而已。』。

    火冒三丈的老婆不想多說,拿起針線坐在沙發上縫Ernie脫落的褲腳,等候Ernie回答她所要求的處罰方式。 一下子,家裡氣氛變得異常寧靜。一個坐在沙發上縫著針線的發怒「慈母」,一個面對牆壁掉淚的「暴力小孩」,一個愣在當場的「可憐爸爸」,唯一聽得到的聲音就只有Ernie斷斷續續的抽搐聲。

    老婆會這麼生氣,其實是有理由的,無論怎麼說,打人就是不對。尤其是有父母或師長在現場時,Ernie就算有再大的委屈,也應該先報告師長,怎麼可以訴諸暴力。記得Ernie幼稚園時也因為被欺負,找了堂哥一起去向打他的小朋友討公道,事後,我勸戒Ernie一定要先告知大人,不可用以暴制暴的方式處理(其實當時心中還是欣慰孩子懂得保護自己),以免自己或其他小朋友受傷。如今Ernie再犯,加上他已經漸漸懂事,若再不給予有效的懲戒,還真說不過去。

    為了弭平這場戰爭,我對等著解救的Ernie提出兩個要求,第一、用Ernie自己的零用錢買刺刺球,這樣才會記取教訓。第二、打手心10下,以處罰Ernie的暴力行為。

    平日一毛不拔、才剛擦完眼淚的Ernie這下哭得更傷心了。

    已經縫完褲腳的老婆,認同我提出的第一項要求,但卻反對我提出的第二項。我以為可能是處罰過輕,沒想到老婆堅持的是要Ernie自己提出懲罰方式,這樣才能讓他自己真的了解所犯的暴力行為。

    罰站中的Ernie想得很認真,十分鐘過後,他提出背兩首七言絕句的處罰。這算處罰嗎?我心裡想老婆哪會這麼輕易放過。結果,結局出乎意料、劇情輾轉急下,老婆認同Ernie的方法。

    老婆對著Ernie說『打你絕不是最好的方法,媽媽處罰你是要你知道打人是不對的,如果你不知道錯,就算打你100下又有什麼用,搞不好你還會因生氣,又去找同學打架,那今天的教訓,就真的徒勞無功。』。

    『媽媽!什麼是徒勞無功?』。老婆開始解釋徒勞無功的意思,而我也知道今天的戰爭總算結束。

    趁著老婆到廚房準備晚餐時,我偷偷問Ernie『媽媽那麼辛苦幫你縫褲腳,讓你想到唐詩的什麼?』。

Ernie說『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那麼,媽媽就是慈母,你知道了嗎?』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讓Ernie知道老婆是愛他的。

一句暨小聲又超級爆笑的答案忽然從Ernie脫口而出。

『爸爸,我知道,我知道媽媽是很兇的慈母!』

哈哈!我大笑三聲!這個小皮蛋,難怪我這麼愛他!

不知情的媽媽,出來問說又發生什麼事。這次換成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實話了。

 

Ps.老婆反駁論

    老公,正所謂家醜不可外揚。你不但外揚,還巴不得大肆宣揚!我知道你想要讓大家了解處罰小孩的方式,絕不應該只是打罵教育而已,但我有我的堅持,我也有我的原則,即使Ernie要說我是「很兇的慈母」,我都甘之如飴。

    在此我還是要強調,孩子打架就是不對,應該用正常申訴管道尋求幫助,否則學校何必有師長、社會何必有警察。

 

歡迎指教信箱:CCL2086@MS38.HINET.NET


回頂端
發行人:鄭文燦 總編輯:高安邦 主編:陳秀惠 編輯顧問:徐水柯、吳德業
桃園市政府教育局電子報. 系統管理維護/周俊宏、陳炳南